草莓视频下载app视频下载免费

坐在马车上艾斯波尔始终一言不发,去别墅的时候他满怀期望,回来的时候多少有些失落,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找到了两棵好苗。

利奇的心里倒是很高兴,艾斯波尔这么赏识那两个女孩,绝对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

从今往后女孩们再也不用为安全和生计而发愁了。

他正琢磨着怎么让女孩们进一步攀上艾斯波尔这棵大树,突然感觉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利奇探头往窗外一看,路上全都是马车。

所有的马车都走得很慢。

这让他感觉到异常奇怪,他们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在别墅里面只待了几个小时,怎么路上会堵得这么厉害?

他看了一眼马车里面的其他人。

那几个内务部的人同样满脸狐疑。

马车越走越慢,一进入三号环形大道,路就彻底堵塞了,从车窗探出头去,就看到前面和后面是长长的车龙。马车时停时走,一点一点往前,有很多马车干脆就调转了方向,打算从其他地方绕过去。

这辆内务部的马车虽然有特权,但是现在特权也不好用了,同样只能随着车流缓缓前进。那几个负责保护工作的内务部骑士,神经立刻紧张了起来。

艾斯波尔和伊洛原本是靠窗坐着,因为这两个位置最舒服,但现在不得不被调到了中间,特别是艾斯波尔,他被请到前面那排中间的位置坐下,这个座位最不舒服,幽暗而且不透气,脸朝着的方向和马车前进方向相反,不过这个最不舒服的位置却也最安全,因为背后就是车伕的座位,这辆马车的车伕同样也是内务部的骑士。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谁愿意到前面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顺便再叫两个人过来。”

为首的那个骑士对手下的人命令道。

刚才动手的那个骑士领命去了,他修练的明显是风属性的功法,擅长跳跃奔跑,在半空中的姿态就像是一片轻盈的树叶。只见他从一辆马车跳到另外一辆马车,车顶就是他的通道,轻轻一跃就是四、五辆马车。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这个人又回来了,在他的身后跟着四个骑士,也都是内务部的,这四个人步法明显逊色许多,利奇一眼就看出,其中两个是重装防御者。

后来的四个人并没有进来,两个上了车顶,另外两个攀附在马车后面,这下子除了车底,全都已经在严密的护卫之下。

一进来,跑去求援的骑士立刻说道:“刚面在游行,所有的马路全都堵上了。”

“怎么可能事先没有一点消息?”

为首的那个骑士颇为恼怒,如果他得到风声,肯定会劝阻身边的这位大人物。

他并不认为是别的部门对他们保密,如果是在平时就有这个可能,但是现在各国特使云集,容不得半点差错,哪个部门在这个时候搞鬼,那里的负责人可就是在找死,上面的板子会毫不留情的打下来,要多狠就有多狠。

不但是为首的骑士,其他内务部的成员个个心中暗骂,这种时候最容易出事,一日一出事,他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利奇没有心思,他随口问道:“那些人为了什么事游行?”

利奇对政治并不感兴趣,他只是好奇而已。

内务部的人当然不会搭理他,艾斯波尔在想事,只有矮胖子伊洛笑了起来:“你奸像对你们国家的事务不怎么关心啊,连我这个外国人都能够猜到原因。”

利奇暗自羞愧,不过他的嘴挺硬:“最近这段时间哪里有空去关心别的事?”

这话从利奇嘴里说出来,伊洛倒也相信,因为利奇确实很忙。

“你还没说呢!倒底是为了什么事游行?”

利奇仍旧问道。

伊洛支支吾吾,这件事说起来有些不光彩。

就在这个时候,利奇看到有人在马车的缝隙间穿行,那是七、八个女人,全都穿着同一式样的长裙,手里都抱着厚厚的一叠纸。

她们把纸塞给马车里面的人,一辆马车都不放过。一个梳着齐耳短发的女人走到这辆马车旁边,她敲了敲车窗的玻璃。

那些内务部的骑士全都装作没有看见,艾斯波尔和伊洛同样不打算搭理,他们俩的身份太敏感了,一旦牵连进去,很可能会成为外交纠纷。

那个女人看到里面的人没有反应,居然不肯放弃,她把一张纸顺着窗户的缝隙塞了进来。

其他人都没有去碰那张纸,只有利奇手有些痒,他立刻拿了过来。

这是一份油印的传单,油墨根本没有干透,手一摸上去立刻变得黑漆漆的一片。

看了传单,利奇原来的疑问全都没了。

传单上写得清清楚楚,就在三天前,共和国刚刚签署了一项新的协议,由丹特同盟的其他成员国出面,向诺曼联盟提出调停要求。

既然是调停,条件当然不会对共和国有利。

连利奇都有一种想要把什么东西砸成碎片的冲动,调停的条件居然是承认现在的边界线,这岂不是等于让共和国彻底放弃被占领的省分?

对于裴内斯人来说,这份协议是难以忍受的侮辱,但是对利奇这个拉沃尔省的人来说,如果接受这份协议,他就再也没有故乡了,他不可能把一个敌国的城市当作是自己的故乡。利奇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他和所有的人一样,一直期望着共和国能够加入丹特同盟,在他们想来,一旦加入同盟,他们就不再是孤军奋战,有了同盟的支持,他们就可以把失去的领土全都夺回来。

没有想到结果居然会这样。

传单被揉成了一个纸团,紧紧地捏在利奇的手心里面。

马车里面的那个骑士全都没有任何反应,想要在内务部做,第一条就是不能够有自己的政治倾向,触犯这条的人全都会被发配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去。

只有伊洛挺同情利奇的,他低声安慰道:“别往心里去,这只是策略,为了争取时间而采取的策略,你的国家需要时间,丹特同盟的其他国家同样也需要时间。为了这场战争,敌人事先比我们准备得要充分得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是准备完成。”

利奇讪讪地说道,他的心情很不好,语气难免显得僵硬:“我的故乡没了,换来的是将近三年的准备时间,但是大家都没有准备奸,那么接下来要丢哪里呢?是兰朵姆省?还是塔基威克省?”

伊洛想要劝,可惜他不知道怎么劝?

他知道,丹特同盟各国确实有牺牲蒙斯托克共和国拖延时间、消耗诺曼联盟各国实力的想法。

同盟各国也正是这样做的。

政治是肮脏的,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沉默不语的艾斯波尔突然开口:“丹特同盟绝对不会放弃蒙斯托克,你只要知道这件事就够了。”

“为什么?”

利奇并不认为艾斯波尔这样的人会敷衍他,但是他又不太相信。

共和国能够无情地抛弃南方的那几个省,又有谁敢肯定,共和国本身不会被同样抛弃掉?

艾斯波尔淡淡地吐出了几个宇:“经济,人口。”

利奇沉默了下来,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他的国家富而不强,因为是普通人掌权,对骑士压制得非常厉害。这导致了军事方面偏弱,不过除了军事方面不行,共和国在其他方面还是很厉害的。

因为是共和体制,很受商人和业主的欢迎,所以共和国的经济力很强,商业、制造业都很发达,人口也多。

又因为义务教育的缘故,所有的人至少能够念完中学,基本上没有文盲。那些所谓的新兴强国和老牌帝国,没有一个能够做到这样。

吞下这样一块肥肉,诺曼联盟只要能够消化得了,他们的实力肯定会大增,到了那个时候,丹特同盟能不能压制得住,就非常难说了。

马车且行且走,进了第七区之后就顺利多了。

第七区是使馆区,也是外国人大量聚集的地方,所以这里被彻底封锁,根本不允许游行的队伍进入。

到了饭店,利奇原本不打算进去坐坐,拗不过伊洛的一再邀请,再加上已经到了午餐时间,所以他跟着一起下了马车。

艾斯波尔独自一个人回房间去了,老头的三餐全都是让侍者送到房间里面,所以伊洛拉着利奇两个人去了餐厅。因为只有两个人,所以没有坐昨天那个地方,而是在角落里面找了个位置。

这里靠窗,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

没有其他人在旁边,伊洛显得轻松了许多,他要了一杯冰咖啡,趁着餐厅里面唯一的侍者去拿咖啡的空挡,他挪到利奇旁边的那个椅子上,凑到利奇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有些事刚才不方便告诉你。”

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这才继续说道:“这一次绝对不只是这样,诺曼联盟绝对不会只要南方的那些土地,他们的野乙远比这要大得多,少则一年,多则三年,诺曼联盟就会和丹特同盟全面开战,两方面不可能有任何妥协,肯定要有一方被彻底打倒。”

“那岂不是变成了世界大战?”

利奇异常震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断,当初在格拉斯洛伐尔的时候,很多人就在猜测战争会持续多久,从一年到十年的各种猜测都有,但是所有的猜测都只认为战争会局限在蒙斯托克共和国和瓦雷丁帝国之间,就像几个世纪以来一样,这将会是一场有限的局部战争。

“你说对了,就是世界大战,而且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世界大战。”

伊洛的回答异常肯定。

“我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想像。”

利奇失魂落魄地说道。

伊洛轻笑了一声:“同盟内部也有很多人和你一样,难以想像全面战争不可避免,他们试图用各种办法阻止全面战争的爆发,让蒙斯托克共和国放弃被占的各省,就是他们努力的结果,你们共和国内部同样也有很多这样的主和派。”

利奇瞪大了眼睛,急问道:“那么主战派呢?好像没有什么主战派的人物站出来反对啊!”

伊洛嘻嘻一笑:“主战派的人都站在一边,等着看主和派的人倒楣呢!既然知道诺曼联盟是喂不饱的饿狼,吃了之后还会再要,他们迟早会撕毁和平协议,那些主战派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阻止?他们都静等着诺曼联盟撕毁协议的时刻到来,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对主和派下手。”

临未了,伊洛又低声加了一句:“政治是肮脏的,所以你应该关心的是怎么照顾好自己和对你来说重要的人,别让她们成为了肮脏政治的牺牲品。”

利奇看着伊洛,虽然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却从来都没有人会直接说出来。

吃过午餐,利奇便告辞离开。出了饭店,他有些犹豫,不知道应该到哪里去。

别墅刚刚去过,没有必要再去一赵,而且他也不怎么担心女孩们的安全。

利奇从莉娜那里知道了一些内务部的做事风格。

艾斯波尔已经看到了那些手持棍棒的难民,这对于内务部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而且他们不敢保证艾斯波尔会不会再去那座别墅。所以他们十之八九会把那座难民营迁到别的地方去,或者把整个难民营圈起来,弄得像是监狱一般。

犹豫了一会儿,利奇决定回家看看,他不太放心家里的人。

刚才伊洛已经说了,战争时期应该关心的是怎么照顾奸自己和身边的人,这种论调虽然显得很自私,但是他很认同。

他在战场上厮杀,为的可不是什么共和国,也和骑士的荣耀无关,他是为了他的家人在打仗。

或许是因为想通了,利奇再也没有看到传单时的那种义愤填膺。

出了七区,立刻看到了游行的人群。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散发传单的那些人全都是大学生。

格拉斯洛伐尔没有大学生,因为那里没有大学,首府城市萨瓦有一座大学,那是整个拉尔沃省唯一的一座大学。

进大学读书也曾经是利奇的梦想。

看到满街的大学生,利奇的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他当初以为格拉斯洛伐尔已经不错了,虽然没有首都这样繁华,却也差不到哪里去,首都拥有的东西,格拉斯洛伐尔也一样不缺,但是现在他终于感觉到小地方就是小地方,虽然外表看上去并不算差,但是内蕴就差了许多。

街上的大学生数量可真多啊!

游行的并不是只有大学生,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利奇没有打算进去凑热闹,于是他选择走在队伍的边缘。

走着走着,利奇感觉到有人在注意他,他转过头来朝着身后张望。

可惜人实在太多了,而且很多人都在看着他。

利奇这才发现自己非常显眼,他那一身红色的制服告诉每一个人,他是一个骑士。

越往市中心走,游行的队伍就越多,人就越拥挤,偏偏他的父母住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中心,离英雄广场只有几百米。

还没到市中心区域,利奇就感觉到有些挤不进去了,那是真正的人山人海,远远地就能够听到英雄广场上传来整齐的口号声。

那是真正的万人齐呼,隔着七、八个街区都能够清楚地听到。

突然头顶上五颜六色的纸片随风乱舞,不知道什么人爬到了楼顶上,把一大堆传单撒了下来。

随着传单撒落,就听到头顶上有人喊道:“打倒绥靖政府,打倒卖国贼,归还南方四省。”

有人带头,底下的人自然而然地跟随着一起喊了起来。

喊口号的声音和远处广场上的口号声连成了一片。

利奇对喊口号不感兴趣,不过那个撒传单的人倒是给了他一个启示,既然底下定不了,不如从屋顶上走。

他冲进了旁边的一幢七层的大楼。

大楼里面乱哄哄的,很多人上上下下,特别是每一层楼的楼梯窗口旁边总是挤着一大群人,从这里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底下游行的场面。

到了顶楼,楼梯窗口边同样挤满了人,利奇没打招呼,直接踩着一个人的肩膀翻到了外面,他抓住屋簷一用力,轻易地就爬了上去。

耳边是被踩的人恶毒的咒骂声,利奇微微一笑,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人骂人的水准太差,远远比不上以前学校里面的那帮人。

这幢楼是附近最高的一幢楼,站在楼顶往下看,确实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就看到下面全都是脑袋,远远地铺了开去。

还有很多横幅,这些横幅全都是半米宽的红色布条,上面用黄颜料写的字,两头用竹竿挑着。

利奇站在屋顶上看了一会儿。他的眼睛扫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只看到很多屋顶上也站着人,反倒是刚才撒传单的地方没看到人影,才一会儿功夫,不知道那个人跑到哪里去了。

利奇并不打算多管闲事,他确定了一下方向,纵身跃起朝着旁边的屋顶跳了过去。

在屋顶上走来走去倒是第一次,这些屋顶高高低低,不过对于利奇来说算不上什么障碍,屋顶的斜度最多三十度。

走了大概五个街区,利奇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屋顶上的那些人看上去不像是学生,反倒像是便衣。

利奇的心头顿时有了一丝糟糕的预感。

他正犹豫着现在是不是先退回去再说,突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远远地响了起来,紧接着接连不断的警笛声骤然响起。

底下顿时乱成了一片,拥挤的人群朝着四面八方散去,有不少人钻进了小巷里面,还有一些人躲进两边的大楼之中。

利奇正低头看下面纷乱的场面,突然他发现有几个人正朝着他悄悄地靠了过来。

他一愣,不过马上就明白这是要抓他。

还来不及解释,那些人就已经冲了过来。

冲过来的全都是骑士。

利奇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人,再说他也不怕,他刚刚从艾斯波尔那里出来,很多人可以证明他和游行没有任何关系。屋顶就那么点地方,稍微一用力瓦片就会被踩碎,甚至屋顶都会被踩坏,地形决定了用不着担七被围攻。

利奇干脆放手一搏。

第一个扑上来的人看上去二十岁不到,比利奇大不了多少,这个人高高跃起,如同一只老鹰般飞扑而下。

利奇站在一跟烟囱上面,这恐怕是整个屋顶最牢固的部位,他看到第一个对手凌空飞扑下来,立刻一阵暗喜。

身体在半空当中,脚下没办法借力,这绝对是最忌讳的一件事,这个想要抓他的人不是菜鸟,就是小看了他。

利奇的双手一错,左手一个“拨手”右手一个“朋手”连封带打。

只听到“啪啪”两声沉闷的轻响,利奇的双头和对方的双脚碰上了。

抓捕者凌空落下的力量和蹬踹的力量全都被利奇的“拨手”卸到了一边,这个人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就在他试图稳住身体的时候,利奇的“崩手”终于发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