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色

天空之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而突如其来的雾,已经扩散开来,几乎占据半边天。

“赵铁山,你应该知道的,渡劫时结界被破,那天劫下来,必死无疑,纵使是武帝亲临,也再难回天。”叶蓝天背负着双手,正在等待。

众人一阵沉默,所谓的「天劫」,正是武帝劫中的一环。

如今结界中的黄帝,气息羸弱,「天劫」从天而降,蕴含着恐怖大道法则的力量。

若是放在平日里,黄帝有很大的几率,能够阻挡下来。

然而此刻结界被破,阴蚀手中的匕首,又不知是何宝物,但是看着阴蚀的神情,对于这一次的叛变,似乎是胸有成竹。

「天劫」无法逆转,自黄帝今日正午感应天地仙气那一刻开始,「天劫」就注定要降临。

赵铁山就像是一个输光了筹码的赌徒,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

他们再无回天之力,无需几分钟,「天劫」将会来临。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大可问我,我可以像以前一样,给你解惑。”叶蓝天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仿佛黄帝之死,已经是尘埃落定之事。

“五大元老呢?”赵铁山询问道,五大元老没有回应这一件事情,他依然觉得十分蹊跷。

迷人肌肤享受宁静下午

“死了。”叶蓝天像是在说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

“什么时候?”赵铁山惊骇的问道。

“今早。”叶蓝天的回应,让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叶蓝天和阴蚀的叛变计划十分完美,今早便已经解决了五大元老,这是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

“神兽、反联盟圣教,也都是你们吸引过来的?”赵铁山的脸色铁青,为了这个谋反计划,叶蓝天和阴蚀二人,可谓是费尽心思。

“你还说差了一件事情,那便是北方。”叶蓝天露出淡淡的笑容。

赵铁山瞬间恍然大悟,这场叛变计划,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复杂。

南方的反联盟圣教之所以会选择此刻来进攻圣域联盟,正是叶蓝天故意将黄帝要渡劫一事,透露给他们。

反联盟圣教定然是知道,倘若让黄帝突破武帝境,他们将再无回天之力,所以只能选择放手一搏。

西方的神兽暴动,自然也是由阴蚀他们引起的。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就连北方「地幔监狱」的林云,也同样是叛变计划的一环。

“北部、南部以及西方制造的动乱,只不过是方便将其余人都支走,以便计划可以从容实施罢了。”叶蓝天如沐春风的笑道。

他之所以会将林云,关押到「地幔监狱」中的第三层,正是为了方便让林云越狱。

因为第三层的森严程度,不比第四层和第五层,越狱虽有难度,但是林云底牌众多,难免不会生出意外。

这一切,皆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一切都该结束了,属于老师的时代,该落幕了。”叶蓝天若有所思地望着天空,众人都也抬头望去,只见那乌云密布的天空,在以极快的速度分割成两半。

就如同有一尊无形魔神,手持顶天巨剑,将天地分成两半。

紧接着,阴蚀和叶蓝天,等待许久的天劫出现了!

武帝劫的天劫,恐怖无比,引发异象无数。

九天之上,风起云涌,雷电交加,整个天地忽然在这一瞬间变得昏暗无比,犹如世界末日般。

“哈哈哈!武帝劫最差的天劫,也是「天劫之剑」。”阴蚀的脸上充斥着疯狂神情,他呢喃道:“自古以来,多少天骄妄想突破至武帝境界,可又有多少人惨死于武帝劫之下!”

“你黄帝不属于一代天骄,就算让你得到「渡劫神丹」,可是你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还有我这一环!”

“我耗费多少时间,方才制造出「封能寒雾」,封锁住你的三经六脉,以你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承受武帝劫!”

当听到「封能寒雾」时,陈美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惊呼道:“怎么可能!”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赵铁山追问道。

陈美冥点点头,解释道:“「封能寒雾」是一种上古毒气,制造需要的材料皆为至寒至毒之物,能够封锁武帝境之下,任何武者的三经六脉。”

陈美冥的解释让众人再度陷入到沉默之中,任何一名武者被封锁住三经六脉,皆无法动用仙气。

饶是黄帝境界达到半步武帝,但是被封锁了三经六脉之后,也与寻常的武者相差不大,空有强悍的肉身,是抵挡不住武帝劫的。

“完了……”赵铁山摇头苦叹,难道真的上天硬要在今天,绝了他们圣域联盟麽?

这一切仿佛都没有回天之力,阴蚀恶毒的笑声,与那狂风夹杂在一起,萦绕着整个天地,响彻着八荒。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天劫」的来临。

一分钟……

两分钟……

时间渐渐消逝,那天空的异象依旧还是在持续着,然而阴蚀渴望已久的「天劫」,却迟迟没有落下。

“怎么回事?”阴蚀皱起眉头,感觉到有些奇异,按照古书上所记载的,天生异象,紧接着「天劫」便已经抵达,不会持续这么长一段时间才对。

“没有天劫的降临,你很失望麽?”

突然间,一道沧桑的声音骤然间响起。

声音犹如旱天惊雷,如同那九霄之上的雷鸣轰动,久久不绝!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蕴含着无上神威,竟然震得在场所有人的头脑晕眩,隐隐作痛。

阴蚀整个人双眸大睁,犹如见到世间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脸震撼地盯着那结界中忽然睁开的眼睛。

这双眼睛平静、愤怒、充斥着杀意,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他这个九级武尊,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那股可怕的威压,更是让阴蚀内心一片冰凉。

先前他所谓的完美叛变计划,在这一刻灰飞烟灭!

咔嚓!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守护着黄帝的结界应声爆裂,化作无尽流光。

在场未曾叛变的所有人,眼眶泛红,纷纷单膝跪地,躬声大喊道:“拜见总盟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