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3app官方网站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宿舍在顶楼,楼上的露台是个大花园,布置的十分少女心,所以东方将白才会给她选了这一层上的房间,还是在走廊的最尽头,因为安静。

柳泊箫很满意,这正是她想要的。

从电梯出来后,宽敞的走廊上装修的也十分温馨浪漫,让人心生好感,但宴暮夕还是觉得条件太差,连着挑出不少毛病来,“泊箫,住的地方还是我来安排吧,学校这边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柳泊箫就当没听见,径直往前走。

宴暮夕不死心的劝着,浑然不觉自己的出现引起了多大的震动,一层楼上的女生都盯着他看,眼神无一例外,除了惊艳就是惊艳。

当然,惊艳之下,还有努力遮掩的爱慕,这样的男人,哪个怀春少女不喜欢呢?简直就是梦中情人的完美化身啊,有颜。有钱、有地位,还会宠女友,谁不想要?

但她们却又都知道,他名草有主了,正是他身边的女生,柳泊箫,打量她的视线就复杂了,羡慕嫉妒的有,好奇不解的有,还有不以为然的。

女友这个词,今天可以是柳泊箫,明天也可以换别人,不少自诩聪明的人觉得,宴暮夕对柳泊箫不过是一时的新鲜,过去这一阵后,必是弃之如敝屣的,因为柳泊箫除了长得漂亮、会做一手好菜,还有什么呢?家世、地位统统没有,这就注定她走不到最后。

她今天有多风光,以后就会有多凄惨。

从高处跌落,摔的才会难看。

走廊的另一头,东方曦盯着俩人的背影,心里如是想着,巴掌大的小脸上是不符合她年纪的阴冷,让从旁边宿舍里走出来的秦明月不由颤了下,“小曦?怎么了?”

日系清纯小姑娘稻田里清新写真

东方曦睫毛动了下,脸上的冷意褪去,唇角扬起笑,又是那个娇俏可人的小公主了,“我没什么啊,就是看到俩认识的人而已。”

秦明月顺着的视线看过去,眼神不由闪了闪,“原来她也住在这里,还真是巧啊。”

东方曦仿佛不以为意的道,“不是巧,这一层可不是谁都能住进来的,肯定是有人帮她安排了呗,不然,凭她的本事,呵呵……”

秦明月心下了然,这一层上的宿舍,是条件最好的,房间里只安排两个人住,非常宽敞不说,还一应俱全,所以每年都是学生们争抢的地方,理所当然的管理费很高,吓退了大多数人,可总有不差钱的,然而只有钱还不行,还得有人脉关系。

柳泊箫从紫城来的,没背景、没家世,能有什么人脉?自然是宴暮夕给她争取的,网上那些宴暮夕如何宠女友的新闻热度还在,秦明月都是半信半疑的旁观,但现在,她不觉得那些内容夸大了,亲自来送女友上学不算什么,可放下身段亲自帮着拎行李,像个亦步亦趋的小厮,这绝对不附和宴暮夕的性格,他那么骄傲,甘愿为她做到这份上,就不单单是秀恩爱做戏了。

心里千回百转,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好心好意的提醒,“小曦,以后就跟她是同学了,又住在同一层楼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别任性。”

闻言,东方曦露出个嘲弄的表情,“明月姐,觉得我不任性就能跟她相安无事了?我不招惹她,她肯定也会来招惹我的。”

“应该不会。”秦明月的语气显得很迟疑,“我觉得她,不像是爱惹是生非的人,听说,她就喜欢待在厨房做菜,除此外就没什么爱好了。”

东方曦嗤了声,“不就得了个冠军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是业余组,是风华娱乐为了给他们投拍的一部电视剧造势选角搞出来的,根本没什么含金量,也就她当成了宝,网上那些不明真相的蠢材跟着起哄,把她捧得跟女王一样,不过是因为她攀上了暮夕哥哥,现在左右围绕在她头上的光环,都是暮夕哥哥给她的,等到暮夕哥哥看清她的面目、厌倦了她,她就会被重新打回丑小鸭。”

闻言,秦明月担忧的看着她劝道,“小曦,这些话,可别乱说啊,不然……”

“不然如何?”东方曦冷哼道,“我还怕她不成?”

秦明月靠近她一些,低语,“的暮夕哥哥现在正稀罕她,护的不得了,若是听到这么说她,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东方曦转头看她,“怕?”

秦明月苦笑,“小曦,不是我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我爷爷三令五申,我们秦家的人以后谁也不准再去招惹她那一家人,又不是不知道,为了给她妈看病,秦家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闻言,东方曦那双大眼睛像是被刀子捅了下,染上骇人的血红,幸好,两人站的地方没其他人,不然看到这一幕准得跌破眼镜,谁能想到东方曦还有这样可怕的一面?就听她咬牙切齿的道,“我妈付出的代价最大,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秦明月像是惊住了,“小曦,可别乱来,那些事儿,都是上一辈人的恩怨,已经了结了,可别犯傻,若是让小姑姑知道……”

东方曦不悦的打断,“在看来能了结,但我这里了结不了,因为受到屈辱的是我妈,被身败名裂的是我爸,被抢走男朋友的是我姐。”

二更 室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东方曦眼里的恨意再也遮掩不住,秦明月吓了一跳,赶紧拽着她胳膊进了宿舍,关上门后,急切的道,“小曦,我知道心里难受,但是,但是……”

东方曦冷冷的打断,此时此刻的她哪还有小公主的模样,眼神阴鸷,语气冰寒,“我知道担心什么,若怕,不参与就是,反正我妈已经不是秦家人了,但我绝不会放过她。”

秦明月闻言,俏脸一下子白了,“小曦,怎么能这么说?我是为了好啊,是,姑姑是被逐出秦家了,但爷爷也是无奈,是为了保她的命啊,爷爷已经尽力了,为了不让那些事暴露出去,爷爷拿出秦家传了两百多年的宝贝去给柳絮治病,难道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东方曦冷笑了声,“还能为什么?自然是维护秦家的名誉。”

“……”

“明月姐,我说这些也不是迁怒,我知道跟无关,但是我妈被他们逼迫的时候,舅舅可是一句帮忙的话都没说,不仅如此,还作证了……”

“小曦,我爸是什么性子,还不知道吗?他就是……”秦明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眼圈都急红了。

东方曦接过话去,嘲弄道,“他就是太正直了对吗?所以,站在真理那边,选择放弃了我妈,在他眼里,我妈这个亲妹妹就是十恶不赦、罪大恶极,可是我妈做错了什么?我妈也是受害者,她处置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难道不对吗?换成是我,我也毫不留情。”

“小曦……”

“不用再多说了,放心吧,我不会连累到的,不过……”东方曦目光如有实质的打在她脸上,带着几分警告道,“不帮忙可以,但不准拖我后腿。”

秦明月咬着唇,委屈的摇摇头,“我怎么会托后腿?我们才是一家人,我只是怕吃亏,柳泊箫没什么可惧的,但宴大少护着她啊,要是出手,他能坐视不管?”

东方曦冷笑不语。

非得她亲自动手吗?学校里,看不惯柳泊箫的多得是,她会让她知道,女人们的嫉妒心有多可怕,宴暮夕还能寸步不离的护着她?

……

再说,柳泊箫和宴暮夕,俩人到了走廊尽头,看了眼门牌号确定无误后,拿出东方将白给她的房卡刷了下,不过推开门后,柳泊箫示意宴暮夕在外面等等,自己先走了进去。

这是一套类似公寓的大房间,迎面就是落地的大玻璃窗,视野十分宽阔,窗前是并列的两张书桌,书桌另一边是床,一米五左右,直接靠墙,墙上按着错落有致的架子,小清新的颜色,可以放置些东西,床尾是衣橱,两边对称的,另外,进门的左右手边,一边是洗手间,一边是沙发和茶几,另外,床和床中间,原本是宽敞的过道,现在放了一排精致的低柜,当作间隔用,柜面上摆着几盆花。

整体布局很清爽整齐,让人心生好感。

柳泊箫打量了一圈后,就看到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人,齐肩短发,皮肤白皙,戴着副黑框眼镜,穿着件很普通的白色T恤衫,肥肥大大的,下面是条黑色的九分铅笔裤,显得腿又细又长,其实她并不高,只是身体比例好,至于五官,只能算是中等之姿。

不过,柳泊箫的视线却轻易的被她吸引住了,她没化妆,穿着也随意,但静静的站在那儿,身上就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很难描述,但她相信,见过的人就不会忘掉。

“好,我叫柳泊箫,也住在这里。”她绽开一抹善意的笑,跟对方打招呼。

对方也笑了笑,镜片后的眼睛里却没多少情绪,“好,我叫庄静好。”

柳泊箫“喔”了声,能感受到对方的态度不冷不热,不过既然是她哥帮着选的室友,那品性肯定没问题,大概人家就这样的性情吧,她以前在紫城时其实也差不多这样儿,除了钟爱的厨艺和云峥几个,对其他人都没多少热情和亲近之意,她哥这是给他寻了个同类?

这么想着,她笑得更友好了,“早就到了么?”

庄静好“嗯”了声,又补上一句,“九点就办完手续了,才收拾好行礼。”说完,视线落在她手上,“没有带行礼来吗?”

柳泊箫还没说话,门外就响起宴暮夕的声音,“泊箫,我能进去了吗?”

庄静好顿时了然,“是家人吗?没关系,可以进。”

柳泊箫清了下嗓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是我男朋友,方便吗?”

庄静好眸光闪了闪,点头,“没什么不方便。”

柳泊箫道了谢,这才开门让宴暮夕走进来。

宴暮夕拖着两个大箱子,一进来,感觉门口那儿就拥挤了,他环视了下四周,不甚满意的皱了下眉,“太艰苦了,泊箫,还是回家住吧。”

柳泊箫暗暗瞪他一眼,示意他少说这些有的没的。

宴暮夕这回听话,没再继续挑毛病,却是对她道,“泊箫,不给的室友介绍一下我吗?”

柳泊箫清了下嗓子,忍着脸上的臊意,对庄静好道,“这是我男朋友,宴暮夕。”

庄静好听到这个名字,并没多大的反应,看到宴暮夕这张美绝人寰的脸时,惊艳失神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好,宴少,久闻大名。”

------题外话------

推荐一本正在PK的文文《傅少暖宠娇妻》

作者:失之东隅

简介:

她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家女,他是名门之后的公子哥,因为一场转学,两人因缘际会,互生情愫。

一个矜持,一个高冷,还没有表白,却因为一场误会,最终只是演绎了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

八年后,两人再次相见,他成了尊贵神秘的傅少,年轻有为、冷静睿智、运筹帷幄、冷傲霸道,她则是学成归来的著名脑外科专家,一场车祸,将两人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三更 让她保护你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庄静好的声音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淡,让柳泊箫不由的想起秦观潮,之前她还觉得对方跟自己的脾性有点像,现在看来,倒是她想多了。

她只是喜欢安静,但并不冷漠。

这时,却听宴暮夕道,“黄岛庄家?”

庄静好脸上没有被认出来的讶异,点点头,“是,庄庆年是我父亲。”

宴暮夕看了她一眼,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以后和泊箫就是室友了,希望们能好好相处,互帮互助,在这四年里都有所收获。”

听到这话,庄静好的眼底才有了丝波动,“宴少放心,还有,承您吉言。”说完,走去床上拿起个包包,对柳泊箫道,“我出去买点东西,们收拾吧。”

“好……”

等她离开后,柳泊箫迫不及待的问宴暮夕,“认识她?”

宴暮夕放下行李箱,拉着她走去沙发上坐下,这才道,“第一次见,不过对黄岛庄家是熟悉的,庄家在黄岛算得上首屈一指的人家,跟宴家有生意上的来往。”

“那是怎么一眼就看出她是庄家的人呢?”

“我在门外听到她的名字了。”

柳泊箫不由讶异,“只一个名字就让联想到庄家去了?庄这个姓氏,在黄岛很少见吗?”

宴暮夕摇头,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道,“庄姓不少见,但既然能让哥把她安排到身边,自然不会是寻常的人家,总得有可取之处。”

柳泊箫恍然后又好奇的问,“我哥是觉得她会跟我性情相投?”

“不,俩脾性并不一样,看着清清淡淡的,但骨子里热情,她是表子里子都很冷淡,不过,不用担心,她不会给冷脸看。”宴暮夕语气很笃定。

“为什么?哥不会事先敲打人家了吧?”柳泊箫有点好笑的问。

“哥那样的君子会敲打人?”宴暮夕揶揄了一句后,叹道,“他不会的,应该是跟她做了什么交易。”

闻言,柳泊箫忍不住蹙眉,“交易?”

“嗯,庄静好是庄家的小姐,跟其他的豪门千金比,会显得非常另类,她没学那些彰显气质身份的才艺,偏喜好武术,或者说,是她母亲让她学武术,她身手很不错。”宴暮夕云淡风轻的说完,冲她促狭的眨眨眼,“现在知道哥的用意了吧?”

柳泊箫不由苦笑,“哥是让人家保护我吗?”

“是啊,余江余海还是会在暗处保护,但很多地方他俩都进不去,比如这女生公寓,我倒是给找了个女保镖,但肯定不愿带在身边,也惹眼,庄静好就没有这些顾虑了,她跟是同学,又是室友,形影不离什么的再正常不过。”

“哥想的很周到,但是人家凭什么答应呢?”

“当然是哥给了她想要的,不然怎么说是交易呢。”宴暮夕见她又要皱眉,笑着搂过她来,“别瞎琢磨,哥没付出什么不得了的,无非就是等价交换,她保护的安全,哥保护她的利益。”

柳泊箫叹了声。

“怎么了?觉得太现实了?粉碎了想交朋友的期待?”宴暮夕调侃着,揉揉她的头发,语气里带着几分宠溺和无奈,“泊箫,抱歉,这是哥的意思,其实也是我的,我们实在不放心一个人在这儿,所以只能选择这种方式来保护,便是干扰了的生活,也在所不惜。”

“我懂……”

“原本是想瞒着,不把这层关系说的如此直白,可那么聪明,又怎么会猜不出来呢?倒不如干脆摊开了跟说个清楚,能理解我和将白吗?”

“我不理解的话,俩能收回去吗?”

“不能。”他说的很坚定。

柳泊箫哼笑了声,她也知道他们不会,不过就是随便问问罢了,她真正好奇的是,“庄静好的利益受到威胁了吗?哥又能提供什么帮助呢?”

宴暮夕道,“庄家的破事有点多,不过倒也没什么稀奇的,无非就是豪门里的那些争斗,庄氏集团现任总裁是庄庆年,但他不是长子,当年之所以能上位,是因为庄静好的外公给了他支持,但等他坐稳了后,就开始膨胀了,在外面有不少的风流帐,庄静好的母亲陆欣最初还能管一管,但她的父亲去世、娘家没落后,庄庆年就再无忌惮,花天酒地的厉害,还生了俩儿子……”

说道这里,他语气里满是嘲讽。

柳泊箫握住他的手,他顿时心里一暖,那些浮上来的凉意就消散了,“陆欣只有庄静好一个女儿,没法传宗接代,所以庄庆年就用这一条去攻击她,逼她离婚,但陆欣死活不离,不但不离,还坚决不同意那俩私生子进门,当时这事儿闹的很大,庄庆年把俩儿子带回去时,陆欣也不知道从哪儿弄的炸药,扬言他们敢踏进庄家一步,她就拉着所有人去死,这才把庄庆年给震慑住了。”

柳泊箫听的惊讶,“那后来呢?”

宴暮夕冷笑,“庄庆年不敢再明着带孩子回去,不过他也基本不回家了,跟小三还有那俩儿子住在外面,离婚的事儿,就那么拖着。”

“陆欣为什么不肯离婚?”柳泊箫不解,男人都渣成这样了,还留着他干什么?

“因为她不甘心。”

四更 排队吃饭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甘心?”

“嗯,不甘心,在陆欣看来,庄庆年之所以有今天,大半都是她陆家的功劳,不然如今庄氏总裁的位子应该是庄庆年大哥庄庆海坐的,不会轮到他,他现在功成名就了,就要抛弃糟糠之妻另娶,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就因为这样?”

“不止,离婚的话,牵扯到财产分割问题,那又是一笔糊涂账,陆欣自然想帮女儿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不离婚的话,庄静好是最名正言顺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若离了,就没她什么事儿。”

“可就为了这些,忍受男人的背叛和羞辱,是不是也太不值了?”柳泊箫不敢苟同,反正她做不到,她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宴暮夕别有深意的笑笑,“自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别卖关子了好么?”

“呵呵呵,想知道?那亲我一下,我就告诉。”

柳泊箫作势就要起身,她才不会惯他这些毛病,她好奇心没那么重好不好?

宴暮夕搂住她不放,“好,好,我说行了吧?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那个生了儿子的小三,曾是陆欣的闺蜜,是不是很狗血?”

听到这话,柳泊箫总算有了几分了悟。

“现在明白了吧?陆欣就是再恶心庄庆年,也绝不会把庄夫人的位子让给夺她丈夫的闺蜜,她要她那闺蜜当一辈子的小三,让小三生的儿子当一辈子的私生子,她觉得,这才是最解恨的报复,哪怕耗上自己的下半辈子呢,她也觉得值得。”

“她不怕庄庆年铤而走险吗?”

“庄家老爷子还活着呢,那还算是个明白人,有他在,庄庆年不敢做的太绝。”

柳泊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唏嘘了片刻,想到什么又问,“那我哥能帮庄静好什么?跟那小三一家斗吗?”

“不,有陆欣在,那小三就翻不了身,如果我猜的没错,哥应该是答应帮她盯着庄云凡了。”宴暮夕的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泊箫,知道庄云凡是谁吗?”

“难道是庄庆海的儿子?”

“没错,但仅仅这个身份,还真不配让我注意到他。”

柳泊箫起了兴致,“还有什么?”

“猜?”

见他又卖关子,柳泊箫这回干脆痛快,主动凑过去,在他脸上快速的亲了下,“可以说了吧,少爷?”

宴暮夕受宠若惊,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泊箫要是总这么热情该有多好。”嘴上调戏完了,才道,“庄云凡现在跟云水搅和在一块儿了,是不是很有趣?”

柳泊箫无语,有趣吗?是尴尬吧。

“庄云凡来帝都了,要在这里开创分公司,野心勃勃,他的目标就是庄家下一任总裁,庄静好虽然是女人,但也有一定的威胁性,对于经营一道,她才开始学,哪会是庄云凡的对手,若是有哥能指导几句,自然是事半功倍。”

柳泊箫恍然,“庄云凡的公司是做哪个行业?”

“投资,赚钱的行业他都想分一杯羹。”宴暮夕嘲弄道,“餐饮,房地产,都有他的影子,将来,怕是会跟宴家和东方家杠上。”

“他有那个实力?”

“可以借别人的势。”

……

俩人聊完,才开始整理行李,吃的倒是好办,宿舍里有个小冰箱,里面还是空的,柳泊箫就把带来的那些都塞了进去,其他的就让人苦恼了,她自己原本就买了好几件衣服,结果打开她哥送来的那个,里面的衣服更多不说,还有两套床上用品,还有床夏凉被,亲肤的蚕丝,手摸上去舒服极了。

让她动容的是,那被子一看就是手工做的,不用问,她也能想得到,肯定是她妈一针一线缝起来的。

她铺上了她妈的那番心意,清新的颜色,舒适的手感,看着就让人想躺下去,衣服挂进橱子里,满满当当的一排,除此外,还有些装饰品和书籍,她哥甚至还给她买了好些个毛绒绒的玩偶。

宴暮夕帮她摆在床头,顿时,增添了几分小女儿的温馨。

她哥带来的箱子里还有一台笔记本,拿出来放书桌上接了电源,所有能用的程序都安装好了,宴暮夕把屏幕换成他和她的甜蜜合影。

所有的东西整理好后,已经十二点了。

庄静好还没回来。

柳泊箫打算先去吃饭,谁知,宴暮夕非要拉她去食堂,美其名曰,带她去熟悉下环境,这理由她能信吗?却拗不过他的坚持,只得去了。

食堂里,自然是不缺人的,帝都大学有六个食堂,提供的饭菜标准和口味不太一样,学生自由选择,宴暮夕挑了个规格最高的。

饶是如此,人依然不少,十几个打饭窗口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宴暮夕看着似乎很兴奋。

柳泊箫却有些头大,不为别的,他俩一出现,打饭的人都不惦记中午吃什么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八卦上,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话题自然是他俩。

各种声音,各种揣测,各种异样的探究打量。

宴暮夕一副‘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超然气势,却不知,他这幅排队打饭的模样有多接地气,简直能闪瞎吃瓜群众的眼。

而柳泊箫,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传染了还是麻木了,渐渐的居然也不在意起来,成为焦点的滋味也没有她以为的那么糟心,脸皮厚一点就都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