姒姜是属小强类型,如何踩扁都能够重新恢复。

他也明白事情已无转圜的余地,便索性自暴自弃地赖上了陈白起,掰着指头一会儿要职位一会儿要俸禄一会儿要待遇,总归将自己应得的福利讨了个遍。

临了还虎视眈眈地瞅着巨,眼神阴测测地,料想是准备当一回铲除异已的邪恶奸佞,牢牢霸占了陈白起身旁的第一人,将其它有威胁的对手都给捏死地萌芽当中。

从头到尾,陈白起的反应皆是含笑不语,等他一通罗嗦扯蛋后,便假装暂时耳鸣什么都没听见,一面笑眯眯,一面淳淳嘱咐巨好生“招待”他们下去休息。

料想巨对姒姜先前那阴险的小心思已怀恨于心,自不会给他什么好果子吃……呵。

——好可怕!这种含着巨大面积阴影的鬼畜笑容!

姜姒咽了一口唾沫,不明觉厉的危险寒气悄然爬上他的背脊,他眨动着一双无辜琥珀大眼打着哈哈,一溜烟扯上旧部赶紧撤了。

等呱嘈的人一走,宽敞朴质的堂厅便静了下来,暖暖橘黄灯火中,便只剩下陈白起与姐夫独处。

“娇娘,你怎懂咒术?”

姬韫懂得给她留脸面,只等人清光才开始审问她。

陈白起负手望天,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圆话,便含糊道:“……是阿母教的一种……我别的都不会,只记住这种……”

“岳母?”姬韫一顿:“她如何……对了,她似是南蛮的……”似思及什么想通了的姬韫沉默了下来。

白色公主忧伤写真

其实陈娇娘的阿母是个什么样的人,陈白起记忆不起细节,只知她来历不凡,她死后有一支神秘的势力将她的尸首给领走了,而陈孛却默认了。

“姐夫我累了,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谈吧。”陈白起假意揉了揉眉心。

姬韫不动如山,不温不火地盯着她:“娇娘,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陈白起不禁在心底喟叹一声——当姐夫的都这样缠人吗?

“其实……我要做什么,姐夫真的这么在意?”

陈白起轻笑一声,舌尖吞吐的语调放得尤其轻,像一汪香醇的美酒散发出一种魅惑的迷醉之意。

她偏过头嘴角噙笑,一步一步地朝他逼近,杏眸泛着粉色水意,唇红似涂,踮起脚尖似慢动作一般凑近他的面目。

姬韫慌退了一步,跌坐于椅凳上,而陈白起却不退,反而欺近缓缓俯下身躯,那轻薄软料子完美地勾勒出她的腰臀线条。

“你很在意我?”

她皎白欺雪的容颜在他眼中不渐地放大,心跳如擂,瞳仁滞停。

“姐夫,你采药也劳碌一日,还是早些歇息吧。”

不等他反应过来,她已抽身,面上一扫诡谲神色,笑意融软,一声关怀,纤指绕抚过他垂落耳边的一缕青丝后,便拂衣离去。

而姬韫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许久,脸色一变再变,最终才抚额仰后一倒。

“太糟糕了……”

——

回到卧房的陈白起关上门后,懊恼地耙了耙头发——真是的,姐夫不是以前那些聊骚的男人,她一时嘴欠将正派的姐夫给调戏了,只希望明日再碰到他不会彼此尴尬难堪。

自省完,她松了发褪了外袍坐上床塌,摸出两份皮卷,一张是鲁班机械图残章,另一张是公子沧月抛给她的平陵山林地势图。

拿陈白起的眼光来看,这一卷山林地势图画质太过粗劣,根本是不能与她系统的地图相提并论,将它抛掷一旁篓几,再将那一张鲁班机械图收进包裹。

她进系统的时候发现“战国文明”有一个叹号,忙碌了一天,险些忘了查看一下这个新增的功能。

这一看一了解下来,她便久久没了动作,整个人处于一种震愣当中。

这“战国文明”的功能神奇得令陈白起诧目结舌,若她利用它发展下去,完可以建造出一个雄霸一方的军事强国啊!

“战国文明”其实是一个策略经营板块,里面有三大分类——军事、文化、经济。

首先,文明基础建筑必须拥有农场、伐木场、采矿营地、采石场、粮仓。

接下才能够建造军营、酒馆,而文化类已自行开启了鲁班机械图纸的研发,研发成功的技术可以通过“铸器坊”造出器械,直接省略掉工匠一项!

她查看一下建筑一级军营条的件,成本需要900木材单位,人手60,石头50单位,可以用于农民升级创造步兵。

酒馆则是用于招募英雄,等到它级别高了,利用“魂将碎片”将有机率招募到一些传奇英雄,成本需要303木材单位,人手20,石头15单位。

陈白起一番看下来,恨不得立即爬起来去建造,只可惜她连基础建筑都还没有凑齐,军营跟酒馆之事还得押后。

自陈白起看到战国文明的内容便兴奋得睡不着,她在床上翻腾一会儿,觉得不能这样浪费时间,便寻思练起“太素脉诀”,争取早日变强。

一闭眼她便被扯入系统。

“闭上眼,跟着这股能量走。”

智能系统的声音响起,引领着她修练。

像本能一般只要意识稍加引导,体力的能量便自动运行起来,她感觉身体内弥漫着一种亲和而温暖的气息,她知道这些就是游散于天地间的能量。

随着功法的运行,这些能量循着她周身的窍穴进入体内,汇入经脉之中,这个过程枯燥随着真气的运转周而复始的重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