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比例在低能阶的时候还不太明显,但越是到高能阶,每一级之间的差距就愈发明显。

除非像王磊那样基础属性碾压,不然越阶杀敌将会越来越难。

明白了这一点,李瑞终于知道拳皇最终一战自己为什么打不赢白银阶的魔剑士了。

他当时的基础属性未必会弱于那个白银剑士,但三级的位格差距,让他的攻防都削弱一大半。

别人打他相当于自带溶解和轻语被动,没有剑剑砍出真实伤害,就算他双抗惊人了!

而他打人家却先减一半伤害,当时他的攻击本来就不高,砍上去真是不痛不痒。

现在……自己应该能吊着那个魔剑士锤吧?

看着自己的双手,李瑞缓缓握紧拳头,感受到体内澎湃的力量,胸中有一股豪情不吐不快。

手握利器杀心自起!

进阶之后总想找个人来捶一顿,想了想,李瑞决定过两天找几个任务来做。

现在他最重要的是熟悉新的力量!

……………………

丸子头美少女治愈系纯美写真

帝都某处幽深的地下空间内,灯火通明的会议室坐着十几个气若渊海的身影。

一个清冷的少女在台上侃侃而谈,丝毫没有被台下的目光影响。

“以上就是这次秘境之行的回顾,总结来说诸神的回归已不可阻挡,未来必将有更多的秘境和幻域降临地球,希望诸君能做好准备,提前因应。”

绫希夷点点头,缓缓坐下,会议室瞬间变成了圆桌型。

随着她发言结束,会议室里响起了热闹的讨论。

“奇怪,那个李瑞只是凡人之身,觉醒了不到一年,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进步?”

“我看到的未来中并没有他的身影。”

“当初安排他进入队伍也仅仅是想给希夷找个帮手,没想到他居然喧宾夺主,硬生生挤到了舞台的中央……”

“关键是他打破了力量的平衡,从多方角力变成了两大阵营对抗,幸好这次打赢了,不然围攻之下希夷也许没事,其他队员都要陷在里面。”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皱起眉头,很不喜欢这种事态脱离掌控的感觉。

“怎么?打赢了还不好?人家一个打三个,比你当年牛多了!”

旁边另外一个灰发赤瞳老者哈哈大笑,肆意调侃道。

“也不是不好,只是这种不按“剧本”来的演员,关键时候用起来肝儿颤啊……”

白发老者露出苦涩笑容。

“你们这些观星阁的就是心眼太多,未来混沌不清,你们看到的不过是时间长河万千分支中的一条,所有事都想安排得天衣无缝,那怎么可能?”

“况且不灭一系的都是莽夫,我相信这个李瑞也能大力出奇迹!”

灰发赤瞳老者情绪高昂,感觉这回李瑞打出了天朝的威风,看他格外顺眼。

“这倒也是……”

白发老者想了想这些年几个不灭真龙干下的事迹,放弃了“安排”李瑞的打算。

“我倒是好奇他的进步幅度,几个月的时间,从一介凡人到吊打三个圣徒,这段时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旁边一个面容英俊到邪异青年凑过来,插入两人的话题。

“也许这就是天才?”

灰发赤瞳老者轻笑一声。

“切,说得在座的哪个不是天才一样!”

邪异青年撇了撇嘴,完不认可这个说法。

“那你去找王磊啊,看他告不告诉你。”

白发老者调整了一下情绪,怂恿道。

“算了吧,我跟那个闷骚八字不合,每次凑到一起都只能强行尬聊,别提多难受了。”

邪异青年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打了个寒颤。

不远处,绫希夷用清冷的目光注视着会议室里讨论得热火朝天的镇国之龙们,眼眸深邃,宛如一口无波古井,让人猜不透她的想法。

她旁边一个成熟女性不经意间察觉到她的目光,感觉她必定有什么特殊的发现,好奇的轻声问道。

“希夷,你是不是有什么不确定的发现没说?我给你参谋参谋?”

“嗯?”

绫希夷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坚定摇了摇头。

“该说的我都说了,没啥遗漏。”

“那你刚才一副目光深邃若有所思的样子在想什么?”

女子不解的问道。

“唔……我在想牛人大帝出场镇压诸天万界,如果是我应当如何应对!”

“牛人大帝?那是谁?”

“我追的小说里的人物。”

女子:“………………”

“唉……开会收手机是个陋习,而且基地不连外网导致咨询滞后,我以后一定要提案改善这种情况!”

绫希夷眼神清冷的看着会议室,眼眸深处透露出一丝忧伤。

我看你就是网瘾犯了吧?

成熟女子眼角抽搐几下,下定决心要否了她的提案。

……………………

封闭的地下空间中宛如白昼,无数白织灯固定在“天花板”顶部,宛如一颗颗小太阳。

李瑞望着眼前这座熟悉的钢筋水泥金字塔,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怀念。

“李瑞先生,您要的贵金属都已经在这了,请……请您清点。”

彪形大汉恭敬的站在李瑞身边,双腿微不可查的高频率颤抖,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他的下属也没有上一次的活泼,一个个低垂脑袋,看都不敢看李瑞。

仿佛看到他的脸就会被灭口一样!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察觉到肉眼可见的恐惧情绪,李瑞没有为难他们,挥了挥手。

“不用清点了,你们走吧。”

呼~

大汉如释重负,长长松了口气,一溜烟窜上汽车飚出了基地。

“哥哥,他们怎么好像很怕你啊?”

一道流光钻出身体,化作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

看着汽车尾灯飞快消失在视线尽头,李瑞眼中满是不解。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这个人天生正气凛然,让他们自惭形秽……”

“哇,哥哥好厉害!”

李唯傻乎乎的信了,抱着李瑞的腰一脸崇拜的望着他。

“呵呵。”

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让她把价值近亿的贵金属收入储物空间,两人一起来到金字塔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