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归葬也不觉得楚风眠会是什么大人物。

四方剑宗,虽然是毁灭过不少的宗门,可是每一个被四方剑宗毁灭的宗门,在四方剑宗动手之前,都是经历了仔细的探察,确定没有什么底蕴来历之后,才会动手。

所以四方剑宗哪怕是毁灭了大大小小上百个宗门,武道家族,却从未遇到过麻烦。

哪怕是有些漏网之鱼,回来寻仇,在四方剑宗的面前,也是不堪一击,这样的例子他也见过好多次了。

巨剑宗早已经没落,林外就算是找来帮手,也不堪一击。

修归葬一出手,他的剑道便是展现而出,这一个龙头,看起来活灵活现,跟真正的龙头一样,这也代表着修归葬的剑道,已经是接近巅峰层次。

对于一位仙圣来说,此人的剑道已经极为强横的。

不过在楚风眠的面前,这修归葬不管是剑道,还是他的实力,都不堪一击。

看到那一道龙头轰杀楚风眠,楚风眠只是缓缓抬起手抓了过去,只见这一道龙头,便是被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所笼罩,被瞬间捏碎。

同时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轰然冲着修归葬笼罩了过去。

修归葬只感觉到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笼罩在了他的身上,他想要躲开,都做不到,就连一点点的反抗都无法做到。

楚风眠的随手一击,甚至都不到他力量的万分之一,可是对于一位仙圣来说,这样一股力量也是他无法抗衡的,这一股力量轰然间将修归葬完全镇压住,他身上的力量,都被镇压在了身躯之中,一点点都调动不了,一下子便是落在了地上,跪在了城门前。

perfect girl

四方剑宗,毕竟是林外的仇人,楚风眠也懒得出手杀人,交给林外便是。

“什么人?”

“放肆!放开少宗主!”

就在修归葬被镇压的一刻,从这四方剑宗的城池之中,又是数道遁光冲天而起,出现了十几名老者,其中为首的一名老者,身着一身黑袍,看他的样貌,仿佛便是跟修归葬便是有着几分相似之处,他就是这四方剑宗的宗主,修南。

他身上的气息,已经是有着一缕法则的气息,证明此人的法则已经入门,乃是一位法则仙尊了。

跟在他身后的,便是四方剑宗的诸位长老,这些四方剑宗的长老,无一例外,都是仙尊巅峰的境界。

一位法则仙尊,十几位仙尊巅峰,这样的势力,的确已经不算弱了,算是可以称霸一方了。

这一群人匆匆从城池之中飞了出来,刚刚现身,许多人便是就看到了,修归葬被镇压,跪在了城门前。

“救人!”

其中三名四方剑宗的长老,瞬间出手,猛然冲着那修归葬冲了过去,他们手中剑锋出鞘,手中剑锋闪耀数道剑光,冲着那修归葬身上镇压的禁制斩杀而去。

同时又有四名四方剑宗的长老,同样出剑,冲着楚风眠的方向斩杀而来。

这四名四方剑宗的长老,同时出剑,施展出来的,乃是截然不同的剑光,可是这四道剑光同时爆发的一刻,却是轰然凝聚在了一起,化为了一道剑阵,冲着楚风眠斩杀而来。

这一招便是四方剑宗的四方剑术,乃是一种合击之术,四方剑宗的崛起,也是因为这四方剑术。

四方剑宗的弟子虽然修行各种剑术都有,但是长老几乎便是都修行这四方剑术,尤其是这四位长老,更是将四方剑术早已修行大成,他们一齐突然出手,一位法则仙尊有些疏忽,都被他们一剑斩杀过。

真正的绝杀剑术。

“合击剑术,旁枝末节。”

楚风眠看着那四方剑术,眼神之中闪过几分不屑,就在这一道剑阵冲向楚风眠的一刻,他突然手指一点,一道剑光从他的指尖爆发,打入到这四方剑阵之中。

轰!

这一道剑光打入四方剑阵之中,无往不利,横扫一切,一瞬间整个四方剑阵,便是就被击溃。

四方剑阵被击溃。

那四名刚刚出手的四方剑宗长老,都是被力量反噬,接连后退数步,才勉强维持抵挡住了反噬的力量。

他们的眼神之中都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目光,仿佛从未想到过,这四方剑阵,居然会被如此轻易的击溃。

他们四人联手凝聚出的四方剑阵,可是就连法则仙尊都曾经诛杀过的,可现在居然这样轻易的被击溃。

“你!”

看着楚风眠随手一道剑光,就将四方剑阵击碎,那些其他四方剑宗长老,同样都是脸色大变,显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四方剑阵可是四方剑宗的最强剑术,居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而且尤其是刚刚楚风眠随手爆发出的那一道剑光。

虽然只是楚风眠随手凝聚的,但是其中的玄妙,那些四方剑宗的长老一眼看到,就能够看出这一道剑光的手段,简直是神乎其神。

同为剑修,他们才能够明白,这一道剑光到底是蕴含着那般玄妙。

与此同时,就在下方,城门前,那三名想要出手解开修归葬身上禁制的四方剑宗长老,也是惨叫一声,他们的身躯都被禁制之力反噬,身上的生机飞速流逝,一瞬间便是都倒在地上,陨落当场。

看到这一幕,四方剑宗的其他长老都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三名四方剑宗长老想要救人,没有想到,居然是自己先死,一道禁制居然可以轰杀仙尊巅峰。

甚至是那三名刚刚陨落的四方剑宗长老,就连一点点的反抗能力都做不到,生机直接被斩断,当场陨落,这种手段,堪称惊世骇俗。

“前辈是谁,为何要来攻打四方剑宗,还请前辈暂且停手,免得误会。”

那四方剑宗宗主修南,也是这个时候急忙的说道。

他看的出来,楚风眠的剑术,实力,已经远远不是他们所可以对抗的了,脸上急忙挤出了一丝笑容。

对于被镇压跪在城门前的修归葬,以及林外,他已经根本不去理会了,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还在飞速的回忆着,到底是什么时候,招惹过楚风眠。(未完待续)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