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伊瑟尔王庭。

这里是伊瑟尔精灵王国的都城,整个伊瑟尔精灵的发源地;千年前告别了东方同胞的伊瑟尔精灵们来到这片壮丽的河谷地定居,并在接下来的千年中繁衍生息,扩张,侵略,殖民…逐渐将领土扩张到了如今的规模。

伊瑟尔…在拗口的古精灵语中,是“庭院”的意思。

最早来到这片土地的摩西菲尔德与十二个家族按照故乡的风景,建立了各自的庄园和庭院,这些庭院又成为了后来者的“庇护所”,帮助精灵们在新家园站稳了脚跟,并且用这个拗口的单词区分自己和家乡的亲戚。

千年的斗转星移,将岁月的痕迹镌刻在她每一处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角落;始终像每一个伊瑟尔精灵的庭院那样,见证着整个族群的迭起兴衰。

充斥着阴郁雾霭的穹顶,淅淅沥沥的冷雨漫天泼洒;整个城市冷清的不像是盛夏末尾的伊瑟尔河谷地,更像是终日被水汽和浓雾笼罩,不见阳光的克洛维城。

淡淡的水汽笼罩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和广场,所有的房屋和商铺统统大门紧锁,宛如一座死城。

冷色调的雨幕中,金红色的枪火不断闪烁;无数穿着相似制服的身影在街巷和建筑物之间穿梭,在一个又一个街道,军营和仓库周围自相残杀。

雷鸣的齐射与凄厉的惨叫声交相呼应,震天的喊杀中夹杂着最最歇斯底里的咒骂,还有刺耳的军号、沉重的铁靴、金属和血肉碰撞的声响…数不清的声音不断交织,在地面积水中溢满血浆,在雨幕中升起熊熊烈火,点燃了大半个王庭。

年迈的伊瑟尔精灵坐在玻璃花窗前,面无表情的望着外面正在烈火中哀嚎不止的城市。

用数以百计的彩色玻璃组成的玻璃花窗,在窗框上组成了精美的图案——身着白衣之人行走于黑夜之中,一手高举火把,一手捧起经文。

在他的头顶,三个造型诡异的月亮逐个黯淡;在他的脚下,远处地平线上的太阳即将冉冉升起。

时尚的美女

画中白衣人的表情无比坚定,步伐坚实的走向远处太阳升起的地平线;而三个月亮则露出了三个完全不同的表情:恐惧,愤怒和憎恨。

如果仔细观察,还能在那本经文封面上看到一个秩序之环的图案;而那三个月亮的位置的构造,正好是一个残缺不堪的“原初之环”。

这是秩序教会最著名的宗教故事之一,圣徒布道。

它寓意着代表原初之环的“三旧神”逐渐式微的时代,秩序之环应运而生,为被黑暗笼罩的带来新生。

无比神圣的宗教故事,在此刻窗外燃烧的雨幕衬托下显得异常讽刺。

特别当这座城市的主人,是一个笃信秩序之环的伊瑟尔精灵的时候…年迈精灵的嘴角微微翘起嘲讽的弧度。

“您似乎很有闲情雅致。”

轻柔的话语声,推开了年迈精灵身后的房门。

身着盛装的精灵少女走进了房间,猩瞳凝视着他的背影,略有些惊讶的脸色中还掺杂着几分复杂的情绪。

“是啊。”年迈的精灵头也不回道,视线聚焦在玻璃上精灵少女的倒影,嘴角嘲讽的意味更加明显了:

“毕竟除了坐在这里看着,其他的事情我好像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停下了脚步,精灵少女微微蹙眉:

“您在教训我?”

“不,我这是在表扬你。”年迈的精灵笑了起来:

“你们行动的速度之快,大大超出了我的预计;说实话,我其实很早就察觉到十三评议会背叛我,但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可真是太让我意外了!”

“特别是能灵活利用克洛维王国这一劲敌,对外迫使帝国不得不与教会爆发纠纷,对内利用克洛维南部军团消灭了禁卫军团,以及所有尚且忠于王座和正在观望的贵族和军队——真是漂亮到极点的操作!”

“当然,还有现在——骗开城门,控制军队,清洗政敌…十三评议会,他们今天一天做的事情,比过去二十年都要多得多!”

“能让他们变得这么有效率,你也是空前绝后了!”

年迈的精灵笑得越来越开心,死寂而空旷的房间内,回荡着他那充满了愉悦而孤独的笑声。

精灵少女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默默的看着他在那里大笑,直至被呛到发出的咳嗽声所打断。

“……您还是在教训我。”

“不!我说了,我没有!”年迈的精灵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他缓缓从椅子上起身,双手吃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在窗户前站的笔直,

下一秒,精灵有些踉跄的回首望去,严肃的眼神在看到精灵少女的那一刻重新变得柔和:

“我亲爱的芙莱娅,有哪个父亲…能忍心教训自己最心爱的小女儿?”

话音落下的瞬间,芙莱娅的瞳孔颤抖了下,浓烈的猩红隐隐有褪去的迹象。

但也仅仅是一瞬间,她的表情重新被冷漠和憎恨统治。

“没有…即便我要抢走您最重要的东西?”

“最重要的东西?”

年迈的精灵——伊戈尔·摩西菲尔德陷入了沉思,然后恍然大悟:“啊——你说的是这个?”

一边说,他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顶头冠。

它由纯金藤蔓和十三片树叶组成,每四片“树叶”下镶嵌着一枚宝石,总计红、白、黑三种颜色,被形象的称之为“黄金树冠”。

作为象征着伊瑟尔精灵王权的至宝,据传闻传承至今已历千年,并且一直被掌握在摩西菲尔德家族手中,在历代伊瑟尔精灵王之间代代相传。

“铛啷!”

伊戈尔随手把它扔在了地上。

“我亲爱的芙莱娅,你怎么会觉得它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呢?”他看着有些惊讶的精灵少女,苦笑了一声:

“或者换个说法,你怎么会觉得因为你想要抢走它,我就会气急败坏的想要教训自己最可爱的小女儿?”

“这是因为……”

“你不会觉得你现在做的事情,是伊瑟尔精灵历史上的头一遭吧?”

不等女孩儿辩解,伊戈尔就继续道:“作为你的父亲,我可以百分之百坦率的告诉你——并不是。”

“这甚至称不上‘罕见’,或者应该用‘惯例’来形容更恰当一些;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就是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我不仅见过,甚至亲手做过。”

芙莱娅瞪大了眼睛。

“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你这么做而感到愤怒——相反,我会表扬你。”伊戈尔的眼神中满是溺爱:

“你是我的最小的孩子,我从未指望过你能有任何统治方面的才能;现在看来,我似乎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整个过程十分的完美,至少比当年我的做法要更加完美——成功利用了十三评议会对秩序教会的不满,让他们对你忠心耿耿的效劳;牺牲了禁卫军团,但却迫使帝国不得不表态,确保了克洛维王国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没有克洛维的插手和图恩的背叛,这简直是一场最完美不过的政变。”

“当然,这并不是说你没有任何疏漏的地方;事实上你严重高估了十三评议会的力量;如果他们的实力真的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强大,我们就不会在圣徒历四十七年忍辱负重,不得不接受秩序教会的强加给我们的‘信仰’了。”

“这甚至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了…在我和你一样大的时候,他们同样给过我类似的许诺;支持十三评议会复辟,他们就支持我成为新的伊瑟尔精灵王。”

“那一年我遵照你爷爷的安排,从帝国的骁龙城进修归来;在那里我看到了秩序教会所说的一切:能够运转钢铁巨兽的蒸汽核心,知晓一切的差分机,只需一炮就能轰碎城门的六十八磅卡隆舰炮……”

“它们帮助我看清了一个真理,那就是属于施法者和真神血裔的世代,已经被彻底终结;就算再次崛起,也不过是最后的垂死挣扎而已。”

“因此当十三评议会发出邀请的时候,我拒绝了;并且用他们当中几个家伙的脑袋,换取了你爷爷的信任。”

“这份‘信任’很重要,因为就是靠它,我才从你爷爷的手中把那件‘最重要的东西’据为己有的。”

伊戈尔叹了口气,看向芙莱娅的眼神变得忧伤:

“而现在,他们又找上了你……”

“您说完了吗?”精灵少女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表情。

“最后一句。”

伊戈尔笑了笑,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在你们这场天才般的政变计划当中,十三评议会的那些‘大人’们,有多少和你一起来到了王庭?”

“没有。”芙莱娅冷冷道。

嗯?

伊戈尔有些错愕:“一个都没有?”

“一个都没有。”芙莱娅轻哼一声:

“那些老家伙…要么是胆小鬼,要么就是一群无能到极点的废物——上次伏击南部军团就是因为他们,才让路德维希·弗朗茨成功逃掉!”

“讨论计划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积极踊跃,真到了要行动却拖拖拉拉,谨慎的好像连走路都能崴到脚似的。”

“嗯…倒是有几个还算积极踊跃的家伙,但连最起码的工作都做不好,根本不可能放心把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们。”芙莱娅沉声道:

“所以我要走了他们手里的军队,还有最精锐的一批纯血伊瑟尔精灵;反正就算只有我自己,一样可以把事情做好!”

“现在看来,我想的没错。”

“啊…原来如此。”伊戈尔恍然大悟。

他全都明白了。

看着面前冷漠到极致的小女儿,心痛的伊戈尔想要说些什么,但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毫无意义。

作为一个被篡权的国王,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芙莱娅面无表情的蹲下身,捡起了被伊戈尔丢在地上的“黄金树冠”,随意的打量着这个过去自己连碰一下的资格都没有的至宝。

“它现在是你的了。”伊戈尔背起双手,脸上重新露出了溺爱的微笑:

“戴上它,你将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伊瑟尔精灵少女,而是全体伊瑟尔精灵的女王。”

“女王……”

精灵少女喃喃自语,品味着这个无比陌生的称呼。

“对,女王…芙莱娅一世。”年迈的精灵王微微颔首:

“作为全体伊瑟尔精灵的领袖,带领摩西菲尔德家族,带领全体伊瑟尔精灵和我们的国家,不择手段的击败所有试图令她蒙羞的敌人,捍卫她不容侵犯的尊严。”

“从现在开始,这就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了…陛下。”

话音未落,原本背着双手的伊戈尔突然屈膝,跪在了芙莱娅面前。

双眼出神的精灵少女愣在原地,和单膝跪下的精灵王四目平视。

“我……”

芙莱娅的目光有些颤抖。

原本她来这里的目的,除了从已经大势已去的父亲手中拿走象征着至高权柄的王冠,再有,就是所谓“胜利者的余裕”。

踏进大门之前,她曾经想象过很多的情节;想象过父亲会怎么看待“篡权”的自己——是怒不可遏的破口大骂,还是泣不成声的跪地求饶,亦或者强忍怒意,对自己一言不发,亦或者…

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种结果。

望着那双满是溺爱的眼睛,精灵少女紧咬着下唇,转身离去。

“芙莱娅!”

就在她即将出门的瞬间,年迈精灵王的声音拦住了她的脚步。

“我不在乎你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亦或者十三评议会那些无能的混蛋们想要你做什么。”伊戈尔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但我要你向我保证一件事——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下来!”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不择手段的活下来;只要你还活着,我都会竭尽我所能做到的一切去保护你的!”

“明白了吗,芙莱娅?能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吗?芙莱娅,回答我;芙莱娅?芙莱娅!芙莱娅……”

背对着精灵王的呼唤,沉默的精灵少女在漆黑的长廊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