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称赞你的敏锐,亲爱的教友;能发现这封信的秘密,不仅证明了你对历史真相的渴望,也证明了你对细节的重视。

相信我,对于一个咒法师而言,这很重要。

而现在你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仪式,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你成为一名合格的施法者了……

果然。

漆黑一片的帐篷内,看着信纸上鲜血凝成的字迹,安森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在了解到“黑法师”的真实身份后,安森还一度误以为是因为师生关系,才让对方那么简单的将咒语和仪式交给了自己。

现在看来,仪式还仅仅是第一步;成为一名真正的施法者,远不仅仅是一场仪式那么简单;而“黑法师”则能利用这中间的种种环节,引诱或者控制自己,为他所用。

很符合一个地下邪恶组织该有的风范,一点都不令人例外。

带着些许遗憾,安森将目光投向下一行:

如你所知,时至今日渎神的秩序教会依旧对旧神多有诬蔑;他们声称这‘可怕的信仰’永远伴随着死亡与灾祸;每一次大规模瘟疫,传染病与灵异事件都与我们有关。

但有一句话‘敌人是我们的镜子’;种种来自污蔑,诽谤和恐惧也在提醒着我们,必须敬畏和小心我们所掌握的力量。

因此作为施法者的第一步,你必须学会‘冥想’;这是源自上古时代的珍贵遗产,一种可以帮助施法者快速掌握力量,并不至于失控的特殊技巧——那么第一步,集中你的意识,令其不要分散。

清纯可爱唯美少女的青春写真

集中意识,还要不能分散…微微蹙眉的安森闭上双眼,伴随着额头一阵剧烈的刺痛,浮现在他意识中的画面,令周围黑暗中的一切都一目了然。

虽然很担心这种“异能”的副作用,但应该没有比这更好的的方式了;现在的他可以身心的集中注意力,甚至都不需要分神睁眼去“看”信的内容。

伴随着身心都逐渐归于平静,原本空荡荡的意识之海中开始逐渐发生异样;安森逐渐发现自己的意识范围正伴随着自己能“看”到的范围,不断延伸。

甚至不仅仅如此——在此之前的几次尝试中,安森只能大概估量自己“看”见的范围,并且会随着注意力的转移出现些许的偏差。

但现在的他却能很精准判断出距离,甚至有种“一切都尽在掌握”的错觉:

营帐外不停打着哈欠,警惕的来回巡视的莉莎;

早早爬起来,顶着黑眼圈处理列兵团内务的卡尔;

刚刚结束站岗轮值,直接趴在战壕里睡着的新兵……

他们的表情,神态,小动作,乃至他们脚下的泥土,耳畔吹过的冷风,空气中泛起的晨雾……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

那简直不像是在“看”,更接近于触手可及的程度。

甚至连“看向信的下一行”这种行动,也从原本需要完成的动作,转变成一个简简单单的想法。

他“想”知晓下一行的内容,不用看便直接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不多也不少。

当完成第一个步骤后,想必你已经发现了这种力量的可怕之处。

优雅的血色字迹,完美贴合安森眼下的想法。

按照古籍所记载,咒魔法是一种‘否定和篡改现实’的力量;在远古时代那些力量强大的咒法师们,往往会被信徒们视若神明,或是掌握了某种大自然力量的使者。

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亲爱的教友你肯定已经发现,自己能控制和感应到的范围是有限度的,而这就是你可以‘否定和篡改’的范围;不论方式千变万化,所有咒法师的力量都是围绕它施展的。

在这个范围内,你可以随意的否定和篡改现实:令时间加速,让水燃烧,将火焰变成流淌的小溪…于是,就涉及到接下来的内容。

字迹在这里停顿了下,“黑法师”似乎在犹豫什么。

当然,如此强大的力量并不是没有代价的:首先,自然是你能篡改的范围非常有限;其次,每一次施法都需要提前做好准备,并且是有使用上限的。

原理比较复杂,因为每一次施法的准备过程都非常漫长,所以在很早之前的咒法师们,便想到了可以保存‘准备完毕’的魔法,待到使用时释放的方式……

看完第二行的内容,安森大概明白了咒法师和魔法的关系。

也就是说,对咒法师而言“魔法”就像是填装好弹药的步枪;甚至更进一步,连步枪都要自己去“设计”和“制造”——施法只是一瞬间,但准备工作非常漫长。

自己必须先在脑海中将想要施展的魔法设计出来,然后根据“图纸”一点一点的将其完善,并且设计的范围不能超过自己能“篡改”的范围。

比如说如果自己“想象”陨石坠落,前提就必须是他能篡改的范围大到囊括整片天空。

亦或者想设计一个威力巨大的二十四磅爆破弹,首先要保证的前提就是他自己不会被炸死。

而随着设计,或者说否定和篡改的现实的内容越精细,越复杂,步骤与层次越多…需要耗费的时间也就越多。

怪不得“黑法师”会提醒自己一定要重视细节…如果准备法术的时候不用心,施法的时候下场肯定是灾难性的。

再考虑到能够“记忆”(弹药储备)是存在的上限…这种力量的限制的确不少。

但与此同时,优势也是可怕——首当其冲的是可以快速实战,其次既然魔法可以记忆和提前准备,那也就是说……

你并不需要真的从头准备乃至创造一个魔法:早在圣徒历前五百五十年,第一位施法者将自己原创的魔法记录在册后,已经有许多魔法以书面形式留存于世。

它们大都被保存在各种各样隐秘或警戒森严的场所,或是被秩序教会销毁,或被隐藏在某段历史文献之中,等待后人的发掘……

而非常幸运的是,我手边正好有这样一份属于咒魔法的魔法书,现在我正式把它交给你。

亲爱的教友,你需要做的仅仅是按照上面所记录的方式和步骤,一步一步的重复其过程,就能很顺利的完成一个魔法的准备和记忆工作了。

嗯,又是一次“幸运”——如果“黑法师”现在在这儿,大概会很期待看见自己震惊又感激的表情吧?

逐渐让心情平复,盘腿坐在原地的安森开始重新集中自己的注意力,按照信纸上所记录的方式,开始准备自己施法者生涯的第一个魔法。

三十分钟后,胸口心脏的位置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

伴随着开始消散的异能,缓缓睁开双眼的安森,一声不吭的从地上捡起那封信纸,很认真的折成了纸飞机的形状。

掀开门帘,帐篷外的莉莎已经靠在墙上睡着了,打呼噜的嘴角还挂着一缕晶莹。

面无表情的安森按照刚才记忆中的方式,将意识中记忆完毕的魔法“拓印”在手中的纸飞机上;哈了口气,轻轻抛向熟睡中的莉莎。

轻盈的纸飞机乘风而起,就在即将跌落的那一刻,毫无征兆的燃烧了起来。

“嘭!”

炫目的火光在空中一闪而逝,熟睡的莉莎被从美梦中惊醒。

看着飘散的灰烬和表情怔怔的莉莎,安森的脸上露出了发自肺腑的微笑。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咒魔法,据传闻它是某个强大魔法的一环,历经千年的散落和遗失后仅剩下这最后的一部分,被许多施法者形象的称为……

聚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