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处战场一切冲突都纤毫毕现投映在李瑞的神魂中,但他此时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关注对手的成长,全部心神都投入到了对入侵者的追踪上。

在哪儿?

你在哪儿?

一遍遍过滤【异次元战场】的基础法则构架,敏锐的灵魂触须四处游移,却没发现丝毫线索。

不可能啊!

我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一切的变化都无法逃脱我的眼睛,为什么找不到入侵者的踪影?

一双紫金龙瞳从更高的维度冰冷俯视,李瑞眼中神光闪烁,大脑疯狂运转。

为什么?

为什么?

我创造的世界中肯定有一个敌人,但我为什么找不到他?

明明同处于一间“屋子”,他却像是隐形了一样……

等等,隐形?

蕾丝白纱裙美女眉眼精致优雅麻花辫贵族气质图片

脑海中忽然炸开一道惊雷,李瑞猛然想起一种可能。

会不会我已经找到了,只是对他视而不见?

有什么东西在干扰我的感知,直接扭曲意识,将对方存在的概念从我的灵魂中删除屏蔽?

浑身一颤,李瑞毫不犹豫,直接发动了自己最珍贵的技能——【观察者】!

【观察者】·秘钻阶

被动:针对宿主的占卜、预言、通灵、诅咒、哲学武器、法则武器、规则武器、逻辑武器、因果率武器、数学率武器等效果被削弱或屏蔽。(此效果受敌方位格影响)

主动:临时提升宿主灵性维度,直视时间长河,获得想要知道的信息。

轰!

灵魂一阵膨胀,超越凡物的感官倒映入神魂,完美和谐的世界构架中忽然多出了一层突兀的蛛网!

一条条无形的蛛丝链接到战场中的每一个人身上,甚至有一根没入了李瑞自己的胸口。

身处于一种高维状态,李瑞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捏在这根微不可查的半透明蛛丝上。

邪恶、神秘、诡异的波动顺着指尖传递到神魂中,遵循着某种玄妙的联系,李瑞的意识化作蛛丝的震颤,逆卷而上,传递到处于蛛网中央的主人身上。

一名浑身暗金皮肤,五官绝美的妖艳女子忽然抬起头,隔着虚空与李瑞对上了视线。

“咯咯咯……居然有人能察觉到我的存在,可惜,太晚了,蛛网已经展开,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

呲啦~

手指一搓,无法用任何物质切断的蛛丝轻柔断裂,李瑞的灵魂突破屏蔽,装备栏里忽然亮起了前所未见的澎湃神光。

【命运·荣耀之战】(【神秘之剑】/【梅贾的窃魂卷】/【利维坦之甲】)

根本来不及查看杀人三件套的触发目标,李瑞撕开空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异次元战场】的边缘地带。

(以下为防盗内容,十分钟后刷新。)

(正版读者请静等十分钟后替换,自动刷新,不需要手动刷新。)

(极小概率未自动刷新的书友,请尝试手动清理缓存,或重新下载本章,或更新客户端。)

“如果说,完全体的【永恒不灭无量劫】是直通神座,没有缺陷的【道】,那为什么王磊会被卡在黄金阶不得寸进?”

“理论上的完美不代表实际操作中也能顺风顺水,以人类的精神体魄模仿神明蜕变,能得到一份真髓就已经是难上加难,更不要说这两种功法越到高阶,其存在状态越是需要靠拢神明,也就是说,王磊从觉醒修炼【永恒不灭无量劫】的那一刻起,他就必须将自己的成长曲线拉到和转世神明一样的高度!”

“气血、真元、体魄这些外部条件就足以压垮凡人,更何况灵性向神性蜕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于是王磊就相当于在和自己的功法赛跑,一旦他的成长曲线被【永恒不灭无量劫】的需求所超越,他的修炼速度就只会越来越慢,到最后接近停滞!”

听着秦浩的诉说,凤瀚然逐渐眯起眼睛,瞳孔深处浮现出一丝疑惑。

“等等,同为【不灭真龙】,为什么李瑞能进阶秘钻?”

秦浩气息一滞,沉默许久,最后才苦笑摇摇头。

“我不知道,但硬要解释的话,那就是他的成长性超越了神明。”

“这不可能!”

凤瀚然下意识的惊呼一声,但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李瑞这些年来的战绩,迟疑的蹙起眉头。

如果从觉醒阶算起,李瑞几乎稳定的一年提升一个能级,原本以为是灵气复苏导致的超凡力量提升难度降低,但现在看来,即便没有灵气复苏,李瑞也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才会诞生一个的超级天才。

以凡人之躯超越神明,历史上这种人一般都有个共同的名字——圣人!

心境一片激荡,凤瀚然脑中不禁闪烁一个大胆的想法。

李瑞的名字会不会和李聃一样,永远印刻在【中华】的基因中,甚至成为某些神明都顶礼膜拜的对象?

“不管结论多么不可思议,但现实就摆在我们面前,李瑞作为第一名专修【永恒不灭无量劫】进阶秘钻的【不灭真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比我们更接近真神。”

“而王磊……虽然他天资过人,心智坚毅,但长久的停滞也许让他产生了自我怀疑。”

“可能就是这一丝自我怀疑,让他无瑕不动的心境裂开一丝缝隙,给了来自宇宙暗面的力量以可乘之机……”

秦浩幽幽叹息一声,满脸苦涩。

“但看起来,你似乎一点也不感觉意外?”

凤瀚然紧盯着他的双眼,清澈眼眸中酝酿着淡淡神光。

“他是我们不灭一系挑选出来的麒麟儿,也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期望,几十个秘境的资源倾泻在他一个人身上,我们甚至为他去猎杀神话种……”

“但最终,我们依旧没能帮他补上“人”的短板,海量的资源沉淀在他体内而没有丝毫进展,想必这份自责也是他失控的重要原因。”

秦浩疲惫的移开视线,目光悠远,口中发出一声带着无尽悲凉的感叹。

“毕竟,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啊!”

“所以,你们很早就知道他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