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周围的吃瓜修士尽皆对‘林凡’万分不满,甚至很多想都想找机会狠狠教训、乃至弄死他!

太气人了!

一开始,被紫府圣女一行人喷是土鸡瓦狗也就算了,他们大多是中小型宗门弟子以及散修,自然是不敢招惹紫府圣地的。

甚至不少人来三圣城都只是为了凑个热闹,而并非是要参加本次天骄盛会。

被紫府圣女一行人骂了就骂了,谁让自己惹不起呢?

惹不起那就只能认了、忍了,不然还能咋办?

可尼玛,这傻吊是谁?

看上去不过是一介散修,却敢如此狂妄,甚至说在此地的全都是辣鸡?

简直是岂有此理!

我特娘的不敢招惹紫府圣地,难道还不敢招惹你这个散修么?!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吃瓜修士都心中发狠,暗暗将‘林凡’记在了心头,暗道之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这货。

……

泡泡浴美女的开心

然而,‘林凡’却仿佛全然没有察觉到这些,站在那里,依旧是趾高气昂、满脸的嚣张溢于言表。

“你们如此愤怒的看着我作甚?”

他目光扫过百炼天阁众人,一阵撇嘴:“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么?”

“若你等不是土鸡瓦狗,可敢入内消费?”

“我看,你们这些土鸡瓦狗自然是没有那个资本进入三仙酒楼吃上一些美食、喝上一些美酒的。”

话到这里,言下之意已经是溢于言表。

有本事,你们丫就跟我一起进去,比一比呗!

齐圣女听到这里,也是淡然一笑:“有理。”

“若是认为自己不是土鸡瓦狗的,入内消费一番便是,且看你等,能有多少风采?”

她的笑容风轻云淡,仿佛对此事根本不在意,毫不放在心上。

但却就是这番淡然,让百炼天阁的弟子们,以及诸多吃瓜修士全都感到了‘侮辱’。

似乎,人家根本就没正眼看过自己。

在人家心目中,自己还真的就是土鸡瓦狗,全然不在意?

简直是岂有此理!

百炼天阁的诸多弟子几乎是怒血攻心,越来越多的吃瓜修士也是感到了深切的侮辱。

但……吃瓜修士之所以是吃瓜修士,大多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本、身份与地位,所以才是吃瓜修士。

因此,虽然他们万分不爽,但大多都不敢吭声,只能干瞪眼。

可百炼天阁不一样,他们本就是霸主级别势力的弟子,而且在和平时期,论身份,他们也不见得比圣地弟子差了多少,此刻自然是不乐意了!

何况,还有‘林凡’这样一个无比校长的散修在一旁嘲讽、拉仇恨?

“岂有此理!”

一名百炼天阁弟子怒而开口:“你等休要猖狂,区区三仙酒楼而已,我等如何不敢进入消费?”

接着,其余人也是纷纷开口呵斥。

“哼,土鸡瓦狗?今日倒要看看,到底谁才是土鸡瓦狗!!”

“比消费?也罢!我等初到三圣城,的确是不好破了三圣城的规矩,既如此,便不以武力定输赢,便比消费吧!”

“哼,与我们百炼天阁之人比消费,还说我等尽皆是土鸡瓦狗?!莫说是紫府圣地和你区区一介无名散修,纵然是中州圣地的弟子到此,在我等面前,也不过如此!”

“休要多言,如三仙酒楼,让他们看看,到底谁才是土鸡瓦狗!”

“……”

百炼天阁的弟子们怒了,每个人都十分不满,同时,也都信心十足。

若是真打起来了,他们还真是心里没底,而且很清楚,一旦开打,自己绝对是会输,而且会输的很惨!

毕竟百炼天阁本来就不是以战力闻名,相反……紫府圣地的弟子,大多战力惊人。

这要是真打起来,莫说三圣城不允许擅自私斗,就算允许,他们也必然是打不过的啊!

真要是朝这个绝对喷下去,到最后,我们百炼天阁还真要变成‘土鸡瓦狗’!

可是……

你们竟然说进去消费?

跟我们百炼天阁弟子比消费?!

呵呵呵!

所有百炼天阁弟子心中都在冷笑。

若是比别的也就罢了,消费?他们百炼天阁的弟子,尤其是核心弟子,就没有一个穷比!

整个宗门都是以炼器厉害闻名天下,他们身为核心弟子,哪个炼器手段差了?

有这惊人的炼器手段,他们在行业内都是有些名头的人物,想找他们炼制法宝、灵器之人如过江之鲫,数之不尽!

只要不是太懒,稍微接上一些‘单子’,便可赚的盆满钵盈……

灵石?!

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

比消费我们百炼天阁的人有怕过?!

怕就不是百炼天阁的弟子!

比,现在就比,谁怂谁孙子!!!

这话,在他们心头反复‘重复’,谁怕?没有一个人会怕!

……

“那就请吧。”

‘林凡’冷哼一声,竟然最先步入三仙酒楼之内,接着才是齐圣女一行七人。

之后,百炼天阁一行百余人,也是尽皆面色既愤怒又兴奋的进入了三仙酒楼之内。

吃瓜修士之中,也有十数人分别入内,剩下的,却都只能望洋兴叹了……

毕竟,三仙酒楼的消费着实不低,他们的身家倒不至于一次都消费不起,但消费完了之后怎么办?

总是要给自己留一些灵石的。

看着已经深入三仙酒楼的众人,吃瓜修士们不由议论纷纷。

“还真进去了!”

“这是要比拼财力么?就算是紫府圣女一行人,恐怕也不见得是百炼天阁核心弟子的对手吧?”

“这是自然,百炼天阁弟子,哪个不是腰缠万贯?”

“不过,除了紫府与百炼天阁弟子外,竟然还有十数入内,偏偏他们看上去尽皆不显山不露水,实际上却有如此财力,本次天骄盛会当真是藏龙卧虎啊!”

“这算什么?方才那个无比嚣张的家伙,竟然抢在紫府圣女之前入内,这分明是连紫府圣女他都不放在眼里,此人……当真是嚣张到没边了,早晚被人弄死!”

“唉,真想进去看看啊,可惜我等却是没这个机会了。”

这时,有人低语,道出自己知晓的一切。

“三仙酒楼,乃是三位仙台境大能共同创建并经营的酒楼,据说,这三位乃是生死至交,义结金兰!”

“有这层底蕴在,几乎没有几人敢在三仙酒楼闹事,我等想进去看看,必然也是不行的,的确是可惜了。”

说到这里,他一阵摇头,随即有些想哭。

自己知道这么多有个屁用?

最多也就是个书读的多的‘龙套’而已,连进去的资格都没有,呜呜呜……

……

“客官,里面请。”

三仙酒楼之内,运用了须弥芥子之法,外面看上去不大,内里却是别有洞天,比外面看上去大了很多倍。

其内,布置高雅,还有各种花园,看上去景色宜人。

来来往往、穿着‘制服’、长相甜美可人的女修士充当‘服务员’,在各处引路、接待等。

众人一进来,便立刻有好几名女修前来接待,而百炼天阁众弟子却是冷哼一声,瞥向齐圣女,道:“怎么比!”

“对,怎么比?”

“自然是看谁消费的更多。”齐圣女淡然开口。

“对,就看谁消费的更多!”‘林凡’跳了出来:“不过,按照总数来算并不公平,便算个人消费吧!”

“只要你们的消费水平能超过我,我便不再说你们是土鸡瓦狗!”

“你算什么东西?!”

有百炼天阁弟子早已看‘林凡’不顺眼了,此刻再也忍不住骂出声来:“就凭你,也配与我等相比?”

“我们与紫府圣女商议之时,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林凡’一愣:“……”

怎么着,是我还不够嚣张吗?

她大手一拍:“呵,若是连我都比不过,还想与紫府圣女相比么?你们当真是不要脸!”

“要我说,谁若是输了,谁便承认自己是土鸡瓦狗,并当众大喊三声自己是土鸡瓦狗,你等可敢应战?!”

“有何不敢!”

面对‘林凡’一而再、再而三的嚣张挑衅,他们自然也是忍不住的,是以,第一时间接战,但同时,又看向齐圣女七人道:“你们以为如何?!”

我们以为如何???

丹成子嘴角一勾。

神算子眼睛虽然瞎了,但此刻却也不断眨巴着眼,憋的有些难受。

所以……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就变成砸钱了呗?

砸钱嚣张不?

只要嚣张的砸钱,那不就必然嚣张了么?

比谁有钱?

呵~!

咱怕过?

但两人也没急着开口,而是看向了齐圣女,以及周怡宁、陈橙和范坚强、陆鸣师兄弟。

他们都有自己的产业,神算子虽然炼火眼金睛花了不少,但最近也逐渐开始恢复了自己的业务,再加上之前在万妖冢弄来的大量宝物仍然未曾消耗殆尽,钱?

呵呵呵!

多到爆!

如果能砸钱碾压百炼天阁的弟子,而且一掷千金什么的,这便是纨绔子弟的典型吧?

若是消息传出去,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纨绔子弟,岂非都会对我们放松警惕?

就该如此!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