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少说!今日本少的一拳,看你能不能接的下!”

楚悲歌疯狂大笑道,他为了对付楚风眠,可是做足了准备。

“苍霸拳!”

楚悲歌的一拳,猛然打出,这一拳之中,尽是无上霸者气息。

“是楚家的武技!玄级上品的武技,苍霸拳!”

“这道武技,就连楚家的一些强者都没有资格学会,这一个小辈居然都会用了!”

这一拳打出一刻,楚风眠都感觉到,一股威压,仿佛是要将他的身躯固定住一样。

这是真正的霸者之拳,单单威压,都足以让寻常武者无法反抗。

但是在楚风眠的面前,这等威压,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的玩闹一般。

霸者,也不过是人类之王,在真正的远古战龙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战!”

楚风眠的身躯之中,远古战龙精血沸腾起来。

软萌少女俏皮双马尾粉嫩吊带裙私房写真图片

一股股力量,涌了上来。

“给我破!”

楚风眠一拳,同样是迎了上去。

“找死!”

看着楚风眠出拳相对,楚悲歌大笑起来。

他早就猜测,以楚风眠的性格,绝对不会退,会跟他正面抗衡。

这苍霸拳,以他现在的境界也只能打出一次,要是楚风眠闪躲了,也许他的计划就失败了。

但是楚悲歌相信,以楚风眠狂傲的性格绝不会躲,楚风眠果然也如同他所算计的一样,并没有躲,而是以力量硬抗。

“这楚风眠,托大了。”

“这苍霸拳,不要说是同境界的武者,就算是高上几重的武者,都不敢正面抗衡吧。”

“看来这一战,是楚悲歌胜了,楚风眠绝不可能挡得下这一拳。”

在场不少人都是摇了摇头。

这一拳之间,胜负已经分出,这同境界无敌的一拳,楚悲歌已经不可能败了。

就连楚千绝,在一旁都是眼神中露出笑意。

只要是楚风眠敢硬抗这苍霸拳,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不可能还有其他结果。

楚风眠眼神中,一抹杀意显现而出,他的脚下一动,居然是直接迎了上去。

“这小子要做什么?”

“难道他还觉得,他还有着反击的能力不成?”

看着楚风眠的举动,在场众人都是吓了一跳。

在这样恐怖的一拳之下,任何武者所想的,可能是要逃,或者是如何抵抗才对。

可是看如今楚风眠的举动,他居然还要反击楚悲歌,难道说楚风眠真的有自信可以抗下这一拳。

“不可能!”

无数围观众人都在纷纷摇头,这一拳,不可能抗的下来的。

同境界无敌的苍霸拳,若是对付境界低的武者,一旦打中,必胜无疑。

“什么苍霸拳,一个小小的玄级武技而已!还号称无敌,不败?”

楚风眠口中讥讽的声音响起。

“也该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霸者,什么叫真正的无敌!”

“龙战于野!”

楚风眠的身形动了。

他的一拳,冲着那楚悲歌,一拳打了出去。

在这一拳打出的一刻,众人居然都听到了一声洪亮的吼声。

“吼!”

龙吟!

楚风眠打出的这一拳中,居然是带有一声龙吟。

“龙吟又如何?苍霸拳是无敌的!是我们楚家的无敌之拳!”

楚悲歌听到龙吟,心中也是一惊,但是下一刻他还是大笑起来。

他相信他楚家的武技,绝对无敌。

可是下一秒,他的脸完僵住了。

他的拳风,在楚风眠的拳下,几乎一瞬间,都被打的破碎开。

同时剩下的灵力,几乎同时冲着楚悲歌打了过去。

楚悲歌的身形,一下子被打飞出去数米远,随后这剩下的力量,居然部压在了他的身上。

“砰!”

一声跪地的声音,楚悲歌的身形,居然是同样跪倒在了地上,就在那任务殿长老的身边,跪倒了下来。

这种对灵力的掌控力,实在是可怕到了极点。

众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本以为楚悲歌,还可以来挑战一下楚风眠,可是这结果。

双方的实力,截然不在一个档次之上,一名锻体境武者,居然将神海境武者捏在手中一般的玩弄。

这一幕,跟曾经西北荒漠的一幕,多么相似。

好像是楚风眠,才是真正的神海境武者一样,楚悲歌才是锻体境武者。

“该死!”

楚千绝的身形,几乎在看到楚悲歌跪倒的一瞬间,动了。

他右手握拳,几乎瞬息之间,便是来到了楚风眠的身后,悄然之间一拳冲着。

“小辈,你给我死!”

楚千绝如今在愤怒之下,已经是不这手段,宁可偷袭,今日也必须要杀了楚风眠。

不然的话,他们楚家的将是颜面无存。

“偷袭?看来你也是看他们两个跪着,也迫不及待了吗?”

楚千绝出现在楚风眠背后的一刻,楚风眠幽幽的声音,也是响起。

他的一拳,砸在楚风眠的身上,居然只是砸破了一道虚影。

而楚风眠的身形,更是在一旁,直接抓住楚千绝。

“无上龙威,给我跪下!”

楚风眠大手一挥,更是没有任何停顿,一下子一股澎湃灵力,爆发出来。

这楚千绝,只是觉得自己的身躯如同千斤之重,根本是无法动弹,他的双膝都是不由的弯曲起来。

就算是他的心中一万个不愿,他的身躯,也根本无法抵挡楚风眠的力量。

“小杂种!我是楚家的人!地位尊贵无比,你要是敢让我跪,我是宁死不屈的!”

楚千绝怒声吼道。

“我们楚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你的师尊玄北圣者,也不可能护得住你!”

“身份尊贵?费什么话!给我跪下!”

楚风眠眉头一挑,灵力更是加强了几分。

楚千绝的身上,一根根肋骨折断的声音,都不断响起。

在这巨大的力量压迫之下,楚千绝的肋骨都一根根要折断了,但是楚千绝的身躯,还在屹立。

他不能跪。

他可是楚家的天才,楚家如今的中流砥柱,将来可能要晋升成为内门长老的人。

让他给一个新人内门弟子跪下,这耻辱,比起杀了他还要痛苦的多。

“小畜生,你杀了我!有本事你杀了本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