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悬的精血,从空,被焚烧殆尽。

生死台周围的广场之,一片死寂,聚集的无数弟子,目光都放在了那一团火焰之。

一般帝尊,纵然是身躯破碎,只要是留有精血,也都会有着重塑身躯的机会,虽然重塑身躯,也需要耗费无数的天才地宝才可以恢复,可终究起死的强。

可现在楚风眠出手,却是斩草除根,不止是将牧悬的身躯都给打碎了,连他的一身精血,楚风眠都不会过。

在这火焰之,被燃烧殆尽。

“太狠了。”

众人看向楚风眠的目光,都彻底的变了。

他们本以为楚风眠只是一个新人,今日已经是将牧悬逼到如此份了,毁了牧悬的身躯,留他一名,也好可以跟樊光古帝交代。

毕竟今日只要是楚风眠不杀牧悬,樊光古帝也没有借口,再去找楚风眠的麻烦。

可他们万万想不到,楚风眠居然是丝毫没有将牧悬古帝的威胁放在眼过,直接杀了牧悬,不给牧悬任何的机会。

牧悬的精血,被焚烧殆尽,可以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纵然是古帝,也无法再让他复生。

火焰,在将牧悬的精血部焚尽后,缓缓的消失,随后在这火焰之,便是只留下了一枚空戒。

安静文艺的下午茶美女图片

随着楚风眠一招手,这一枚空戒,便是落入到了楚风眠的身躯之来,同时在这空戒之,楚风眠发现了牧悬的身份牌。

在牧悬的身份牌之,一共是有着三百多万的贡献点。

“不错。”

楚风眠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三百多万贡献点,足以是让楚风眠去始祖雕像哪里,参悟一个月的时间了。

这牧家的人,果然都身价不菲,现在楚风眠倒是想要多杀几个牧家的人,来发一笔横财了。

在广场之,罗康化为一道遁光,来到了楚风眠的身边,笑着对楚风眠开口道。

“师兄,干得好!”

罗康跟牧悬,本是有些恩怨,看着现在牧悬死在楚风眠的手,罗康心便是无痛快,脸色大笑。

而另一边的樊光古帝,则是脸色铁青。

看着如今樊光古帝的样子,生死台周围,却是一片鸦雀无声,无人还敢在这个时候开口。

牧悬可是樊光古帝,最为器重的弟子了,不然的话,牧悬也不可能短短时间呃逆得到大普度圣光,这样对付魔族的高端秘术,显然是樊光古帝,赐予他的。

现在楚风眠当着樊光古帝的面,甚至是不顾他的威胁,直接斩杀了牧悬,不留一点点的情面,简直是彻底撕破了脸皮。

“圣龙宗!楚风眠,本帝记住你了!本帝的话,你要记得!”

樊光古帝本是想要出手,可是感受到旁边青梦的存在,他也清楚,现在他算是发飙,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便是冷哼一声,身躯一闪,直接离开了。

“师弟,恭喜了。”

青梦看到樊光古帝离开,也来到了楚风眠的身边恭喜到。

她的目光,看向楚风眠的时候,都不太一样了,本来青梦还有些怀疑,楚风眠到底是不是在逞能,才说能够对付牧悬的。

可现在,牧悬简直是丝毫不是楚风眠的对手,一直是被楚风眠随意掌控在手的。

甚至是最后牧悬被心魔控制,都是吓了她一跳,看来楚风眠在掌控心魔之王的能力,起她想象的,还要厉害。

“小心一点,樊光既然对你说了那样的话,定然会对你下手,尤其是你杀了六绝宗的人,只怕是六绝宗,也会对你不善。”

青梦看着楚风眠开口道。

对她来说,楚风眠杀人杀了,只要是不让楚风眠陷入到危险境地之行。

毕竟楚风眠现在手段虽然多,可是境界太低了,这也证明,楚风眠强的是外物,而并非是自己的实力。

借助外物,总会露出破绽的。

“在圣龙秘境,有我在,他们不敢动手,但是一旦你要离开圣龙秘境,你可要小心了。”

青梦看了楚风眠一眼嘱咐道。

“我回圣龙宗了。”

“多谢三师姐。”

楚风眠回道。

而青梦则是直接化为了一道遁光,离开了生死台,回到了圣龙宗内。

以青梦这个级别的天才,平日里多半都是在苦修,这一次也是因为楚风眠,才突然出关,来生死台的。

如今尘埃落定,青梦也离开了。

“这三师姐,倒是护短。”

楚风眠笑着开口道。

楚风眠杀了牧悬,也算是给圣龙宗惹了麻烦了,可现在青梦倒是没有责怪楚风眠的意思,反倒是还嘱咐楚风眠几句。

楚风眠如今虽然只见到了两人,可是也看得出来,这圣龙宗的团结了。

“师兄,你倒是厉害,居然连樊光古帝都不怕。”

罗康在旁边,看着楚风眠,突然小声说了一句道。

“不过你要小心一点,除了樊光古帝,牧家的人,也会来对付你,牧家在圣龙秘境,可是有着三位古帝的存在,甚至牧家祖,更是一位九劫古帝,虽然他不会出手对付你,可牧家的其他人,可不一定。”

牧家祖?九劫古帝?

楚风眠听到罗康的话,目光微微闪烁,不过很快也恢复了正常。

九劫古帝又如何?

牧悬是死在生死台的,圣龙秘境,规矩虽然不多,可是几条禁忌,却是不能触犯,不能同门相残,便是其之一。

死在生死台,生死各有天命,可楚风眠只要不生死台,纵然是樊光古帝,也不敢再圣龙秘境内对楚风眠出手。

牧家势大,可楚风眠也不怕。

“趁此机会,倒是可以多赚一些贡献点。”

楚风眠突然,来到了广场之,如今因为楚风眠跟牧悬的一战,吸引了大量的圣龙秘境弟子到来,楚风眠倒是想到了之前的主意。

楚风眠来到了广场之,站在一处空地,凌空之间,一指点出,突然化为了一道水镜。

在这水镜之,写着几个字。

“赌斗,一次二十万贡献点,点到为止,古帝之下境界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