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

当白泽少走出特高课的时候,孙毅直接跑了过来:“白队……先生,你好,我是孙毅”

“我知道你,古一民的左右手,你怎么会在这里,专门等我的?”白泽少看了一下四周,问道。

“没错,白先生,今天是我们古大队长升职的第一天,所以举办了一个宴会”

“我们古大队长,让我邀请你过去参加”孙毅快速的解释道。

“你们大队长还真的是有心,替我感谢他,不过我就不去了”

“我想你也清楚,如果我去,估计大家伙都不会太开心”

“更何况现在是给新任大队长祝贺,我一个前任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搅局的”白泽少笑着说道。

孙毅本来就不想接白泽少,要不是古一民的命令,他岂会来。

如今白泽少的话语,可谓给了他一个台阶,敷衍的客气一句,就直接离开。

白泽少看着远去的汽车,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孙毅,还真的是让人不得不感慨,感叹现实的残忍。

清纯美女春天唯美写真

……

上海大饭店。

当孙毅到达的时候,古一民刚到门口,看到他们的车,干脆停下脚步,等待起来。

最后,只看到孙毅一个人,根本没有白泽少,脸色一下阴沉下来。

“大队长,听我解释”看着这一幕,不等古一民发话,孙毅就急忙说道。

“说,到底怎么回事,我让你接人,你告诉我,现在人在哪?”

“老大,不是我卖力,是白泽少自己不愿意来,他说你的心意他领了

“但是,今天就不来搅局大队长的庆功宴,免得大家别扭”孙毅交代道。

古一民叹息一声,瞥了一眼旁边有些不服的孙毅,问道:“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

“你心里明白”

“大队长,你误会我了,我真的…………”

“好了,别说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不来就不来吧,以后有机会我请他喝酒”

古一民说完朝着里面走去。

路上,孙毅看到古一民的心情还不错,于是大着胆子道:“大队长,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古一民头也不会回的说道。

“老大,你为什么执意邀请白泽少”

听到孙毅的话语,古一民忽然停下脚步,问道:“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老大,这我哪知道”孙毅开口道。

“很简单,因为我之所以可以坐上这个大队长的位置,是人家白泽少赏的”

“人家不当,并且还向池上大佐推荐了我”

“换成你是我,你会不会邀请白泽少来”

古一民说完直接迈动脚步,朝里面走去。

原地。

孙毅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着刚才古一民的话语。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如今的白泽少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能量。

随即,回想起自己之前和白泽少接触的过程。

啪!

孙毅直接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头猪,明明古一民已经明确说让他请人。

可以说,给了他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或许会的到白泽少的看重。

没想到,却被他给搞砸。

不仅没有得到白泽少的看重,或许还会得罪白泽少也说不定。

他干嘛要自作多情,不彻底的执行古一民的命令。

以白泽少的城府,肯定会看穿他内心的不愿意。

此刻的他,真的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带着满心的烦躁,孙毅走进饭店。

整个晚上,其他人全都心情不错的喝着酒,吃着饭,肆意的笑着,玩闹着。

而原本身为古一民心腹的他,此刻本应意气风发。

但整晚上,他都闷闷不乐的,一个人喝着酒,他的状态和热闹的气氛,形成了两个极端。

等到聚会散场。

古一民来到孙毅跟前道:“还在想白泽少的事情?”

“大队长,你说他会怪罪我吧”孙毅满是担心的看向古一民。

“应该不会”古一民不太确定的说道。

他之前和白泽少共事的时间也不短,却根本不了解这个人。

尤其是白泽少的做事风格,根本让人捉摸不透,难以猜测他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如那次在特高课,当他和宁凡同时面对死亡的时候。

白泽少却没有选择自己的心腹,而是选择了他。

虽然白泽少事后有所解释,可那些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更别说推敲。

这次大队长的事情,又何尝不是如此。

本来白泽少自已可以当上侦缉队大大队长,却推了一把别人。

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白泽少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会这么“看重”他。

有时候,古一民对于这种看重,真的很惶恐。

他怕这是白泽少的阴谋。

综上总总,古一民是真的不太了解白泽少。

而孙毅听到古一民的话语,脸色一下就变了:“老大,你这不太确定到底几个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也不确定”古一民叹息道。

“我岂不是得罪了他,我……”

想到白泽少过往的那些事情,想到那个血手的称号,孙毅嘴巴都打哆嗦。

古一民摇摇头,拍拍孙毅的肩膀:“行了,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以白泽少的胸怀,还不至于和你计较”

“况且,你也没有做什么太过的事情”

“明天我会约白泽少一切喝茶,到时候你当面和他道歉,这事也就差不多了”

“谢谢老大”孙毅感激的说道。

“没什么,你也是按照我的命令去接人的”

“要怪也该怪我,是我没有把话和你说清楚”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和我一起见白泽少”古一民关心的说道。

“嗯”孙毅应了一声,直接离去。

古一民看着孙毅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以后,才发动汽车离开。

不过却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和卢玄武约定的一个联络点。

“我的事情,组织应该听说了吧”古一民对着卢玄武道。

“当然收到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会不关注,如今你的成为大队长,真的是太好了”

“无论是转移物资,还是收集文字,都会给我们提供很大的帮助”卢玄武兴奋的说道。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