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宇拿到了自己号牌——A22,很随机的一个数字,然后领着爹妈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下。

现实中的拍卖会就是这样,不像里还有VIP包厢什么的,哪件藏品被谁拍下了,大家都能看到,不想透露身份的话可以找个代理人帮忙代拍,就像昨天他让冯漫雪帮忙参加了名酒专场。

斩获不少,有93年的亨利·贾伊巴郎图,和他侄子酒庄产的97年伊曼纽尔·鲁热巴郎图,还有04年的啸鹰酒庄。

这些还是便宜的口粮酒,只是用来充酒窖的,最贵的是一箱1988年的罗曼尼·康帝,12瓶拍出了35万美刀的价格。

冯漫雪告诉夏宇,她在喊出这个价格的时候心脏都在砰砰跳,紧张的要死。

能不紧张么,一瓶就将近三万刀,她打两份工都要大半年才赚到这么多。

其实,更多的人是996一年都赚不到一瓶,社会的二八定律就是残酷,富豪的奢靡的生活也更加让人艳羡。

这场名酒拍卖会以红酒为主,九月份魔都那场秋拍,佳士得搞了一个“赤水佳酿—黔贵茅台酒”专题,听说一共卖出去2500多万。

其中最贵的拍品是一箱1980年产飞天牌茅台,12瓶拍出66万的高价。

好像也不算太高?

均下来也就不到1万美刀一瓶,可已经超出估值的三倍。

夏宇不喜欢喝茅台,所以行情什么的也不太懂,但他买的茅台股肯定得涨一波,挣到的钱好再买其他酒。

夏日天 晴

不抽烟也就挣个酒钱了,肯定不够这场买个杯子碟子的。

随着拍卖会开始时间的临近,现场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不少西方的面孔。

国内的珍品以前被西方抢走不少,可今时不同往日,想要可以,拍卖场上见真章,谁的钱多谁才是大爷。

“爸,这册子你也看看,有什么看中的就说一声,我一起拍下来。”

夏宇说着把手里的册子递给了老夏。

林淑琴不喜欢古董,老夏就不一样了,他以前最喜欢一边啃猪蹄,一边看《鉴宝》、《天下收藏》、《国家宝藏》这些节目。

有了解是一定的,可惜家里除了两个袁大头就没什么古董了,也就过个眼瘾。

这次来夏宇是打算丰富一下家里收藏的,有合适的可以拍下让老夏带回去把玩欣赏,也当攒点家底。

“都好贵啊,最便宜的都要好几十万港币呢!”

“就是贵才要买,不贵咱还不买呢,而且几十万算什么,几百万那都是随便买,不用考虑的小玩意儿。”

兜里揣着十几亿,说话就是这么嚣张。

“那你就买方砚台吧,我看这砚台不错。”

老夏指着册子上的端石明月二十八宿太史式砚说道。

这块砚台看着不错,断代是宋到明之间的东西,估值在四到六十港币之间。

老夏同志还是想给他省钱,不过估值只是估值,中意这块砚台的人绝不在少数,他保守估计得一两百万才能拿下。

买吧,怎么说咱也是书香门第,没块砚台撑场面还真不行。

夏宇爷爷当年上过私塾,所以老夏是会写毛笔字的,夏宇就不行了,他硬笔字都写不好,还是之前开出个书法Buff突击了一下,才让他做到了字如其人。

琴棋书画,代表书的砚台有了,再来一把古琴也不错,正好老妈名字里就带一个琴,她肯定喜欢。

林淑琴:别,我不喜欢。

夏宇看上一把宋代的无名古琴,有一定损坏,不过被元代的制琴大师朱致远重修过,历经千年,琴声依旧,很有味道。

不管了,歇会儿来个先斩后奏,他音乐天赋那么好,老妈肯定也差不到哪儿去,说不定他们以后还能组个家庭乐队呢!

在心中把古琴加入购物车,期待已久的“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拍卖会终于开始了。

拍卖师是一个中年女性,上来先致辞,然后拿起一个小锤锤。

这和夏宇想想的拍卖锤有点不一样,不过锤子的大小不会影响拍卖的大小,先上的果然是那些便宜的藏品,比如一幅宋代立轴的水墨纸本。

老夏说字写的不错,就是没有落款,不知道是谁写的,这样卖不出太高的价格。

估价在一百万到两百万港币之间,起拍价稍微低一些,竞价了两轮,把价格抬到一百万的时候便没有人继续出价了。

一百万成交!

没有流拍,这开场还行。

又拍出去几样不值钱的小玩意儿,终于轮到老夏看到的砚台了,夏宇果断举牌。

起拍价三十万,举一次牌加五万,夏宇没举几次就破百万了,竞争果然激烈,不过拍卖会最不看重的就是性价比,超出估值几倍都不会让人意外。

夏宇不仅不意外,他还要加价,加到没人和他抢。

“一百八十万,一百八十万还有人加价吗?恭喜A22号买家!”

拍卖师落锤,夏宇也放下了牌子,第一件收藏成功入手。

老夏的额头有些冒汗,这就是拍卖会吗?

他微微扭头,看向身旁面不改色的儿子,然后继续看向了妻子,两人仿佛心有灵犀,视线碰在了一起。

两人用眼神交流了许多信息,可最终他们都没说话。

东西是儿子买的,钱是儿子自…他怎么又举牌了?

见夏宇又参与新的竞拍,两人望向了屏幕,只见上面显示的是那把古琴。

再看册子上的股价,这下不得了,要好几百万港币呢!

几百万港币有什么,夏宇那把意呆利炮好几百万欧都是白菜价买的,这年头穷人不配学音乐。

“砰~~”

“让我们再次恭喜A22号买家!”

夏宇用四百万港币拿下了这把古琴,因为比较冷门,参与竞价的人不多,刚好杀到估价就没人出手了。

唉,谁让他们家除了书香世家之外,还是音乐世家呢,如果他不出手,这把古琴或许会流拍吧!

夏宇先出价,才带着两个人竞争的,不过兴趣不高就是了。

“妈,学琴不?”

“不学!”

林淑琴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没好气的拒绝道。

“学学嘛,我学音乐这么厉害,妈你肯定也不差。”

女人就得夸,夸她准没错。

“这不一定,我手笨。”

“做菜和弹琴又不一样,做菜掌握的是火候,弹琴讲究的是音律,等回去我帮你找个老师,哪怕学一点,都是加分。”

夏宇开始忽悠道。

“那回去我试试?”

林淑琴意动了。

见过夏宇在舞台上自信的样子,她这个当妈的也有点羡慕。

“这就对了,试试嘛!”

将忽悠成功,夏宇又把注意力放回拍卖会上,轮到他中意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茶盏了。

作为绝对的精品,这件茶盏的估价就在三千万到五千万港币之间,成交价不用说肯定超过。

花上半个亿,就为喝个茶,这买卖值吗?

夏宇觉得值,谁让千金难买我乐意呢!

刚开拍,战事就进入了焦灼,从三千万加到了四千万,又加到了四千五百万,四千八百万。

“五千万!五千万第一次!”

拍卖师喊到这里,夏宇终于出手了。

“五千一百万!”

林淑琴和老夏一下被吓到了,花十个亿买房子他们可以接受,可花五千多万买个茶盏,这太超出他们的想像了,可拍卖还没结束。

“五千三百万!”

有人好像比夏宇更喜欢这只茶盏。

“五千五百万!”

夏宇再次举牌加价。

对方一下子被摄住了,望了夏宇一样,连忙打电话。

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代理人,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他最新拿到的授权,是否还要价得让背后的买家做决定。

“五千五百万第一次?”

拍卖师继续询问,可最终还是没等到对方的回应。

“让我们再次恭喜A22号买家。”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大家都很给面子,甚至还有那天一起吃下午茶的,认出了夏宇和他父母。

年少有为,多才多艺,不是此子必成大器了,是他已经成了气候。

后面的拍卖还在继续,轮到了一件南宋的龙泉粉青釉纸槌瓶,颜色和他的汝瓷茶盏很配。

要不要也拿下来?

既然有想法,拿下就拿下罢,喝茶的时候摆放在一旁,插一束茶花,感受茶的轮回,还是蛮有意境的。

夏宇再次加入了竞争,身旁的爹妈已经有些麻木了,这臭小子是来拍卖会上扫荡的嘛,这都第四件了。

其实整个专题二十多件藏品,他也就中意这四件,不过热度最高的,当属下一件上拍的《木石图》,前面的这些只是将整个拍卖会炒热,重头戏只有这一个。

苏东坡目前存世的绘画作品仅有两幅,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一幅收藏于华夏美术馆的《潇湘竹石图》,另一幅则是魔都博物馆的《枯木竹石、文同墨竹合卷》。

胸有成竹这个成语所有人小学就会用,熟不知就是出自苏东坡之口,他画竹画石都是一绝,今天出现了第三幅,肯定少不了一番激烈的厮杀。

不过这画是真的吗?

夏宇心中不禁产生了疑问。

拍卖会也不是百分之百保真,就像雨伞不可能百分之百拦截成功,他因为不懂不去凑这个热闹,可懂得人就真的懂吗?

如果他的系统是捡漏系统,一定能分辨出真假,不过神豪系统只能让他不论真假,都有实力买下来。

夏宇不想做冤大头,所以选择不去蹚浑水,但别人管不了那么多,《木石图》正式开拍。

和之前不同,这一次只有特别的金色号牌才能参与竞拍,他们不是买了皮肤,而是给佳士得缴纳了保证金。

起拍价从3亿8千万元港元开始,应委托方要求,保证金的比例提高到40%,以防恶意出价。

拍卖要付保证金是常识,不过40%有够罕见。

就在夏宇心中吐槽的时候,有人出价了。

“3.9亿!”

对方是个外国人,在他出价之后,良久没有人竞价。

东西越贵越不好卖,之前的炒热的气氛直接冷了下来,毕竟大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老夏和林淑琴再三确认儿子的号牌不是金的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毕竟刚才那只花瓶也拍出了四千三百万,四样加一块儿,妥妥的超一个亿。

这小子花钱的速度太惊人了,真怕他把这什么《木石图》一起拍下来。

“4亿!”

两分钟后,终于又有买家跟进,加价一千万。

又是一个生面孔,不过买这么贵的东西,应该也不是本人。

很多大手笔的交易,卖家希望悄悄的卖,买家也想悄悄的买,比起虚荣心的满足,可以节省很多麻烦。

夏宇这点手笔不算大,用不着找人,不过明天的一场拍卖,他想麻烦老夏帮他跑一趟。

没有人生来就是神豪,很多东西都需要锻炼,没有过一掷千金,那和葛朗台有什么区别,终究只是个守财奴,成为不了神豪,也当不了神豪他爹。

“爸,我明天有点事儿,你帮我个忙呗?”

“我能帮上什么忙?”

老夏好奇的问道。

“帮我拍下这个。”

夏宇说着掏出另一本册子,上面印着那套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

青花不同于五彩,五彩十二花神杯已经凑不成一套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青花。

“这,这要好几千万吧?”

“是这个估价,到底能拍出多少还不清楚,你明天帮我拍下来就知道了。”

夏宇说的轻松写意,老夏听得那叫一个吓人。

千万级别的生意他做过好几笔,可这和花好几千万拍古董完是两回事,他感觉自己不太行。

夏宇说行就行,不行也得行,老夏压力山大。

总有这么一遭的,走过了那就是康庄大道,走不过,夏宇只能再孝顺一回,帮忙踹上一脚。

“4.1亿!”

就在父子俩说话的时候,场上又喊出了新的价格。

是电话打过来的,这个竞拍者连现场都没来,代理人也没拍,直接给佳士得亚洲区总裁打的电话。

应该是个老主顾,不然没这牌面。

PS:查过资料,《木石图》是否真迹有一定争议,加上主角书画艺术品鉴能力较弱,咱就不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