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之灵龛,亦是赫姆塔尔为自己准备底牌之一。

之所以他会差遣“裁缝”在拜特城散播恶魔蜂毒、制造阖城的混乱,就是因为要为影之灵龛充能。

凡人之中爆发的混乱,本身就是一种能量,可以通过这种奇物进行收集。

而这些影之灵龛——在拜特城中,其实不止被部署了一件——当恶魔领主化身降临之后,影之灵龛就成为了一个个的充电桩,其中储存的能量便用来供给其挥霍使用。

为了保护这些充电桩,赫姆塔尔在每个影之灵龛上都附加了强大的黑暗法术。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元素闪电劈到搜寻出来的这个影之灵龛上时,一层氤氲着墨绿色的能量护罩突然浮现,阻挡住了闪电的侵袭。

“小心戒备,”驼人萨满立刻提醒道,他意识到自己的偷袭并未奏效,值得寄希望于元素封印能够产生些效果,“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伴随着“噗”地一声轻响,影之灵龛的瓮口出现了一道豁口,宛如实质的混乱之力骤然爆发,击打在了驼人萨满之前布下的元素封印屏壁上面。

淡金色的光膜闪烁了一下,就好像被击碎的玻璃似的,纷纷破裂成碎片簌簌落下。

一条长约三尺,粗如常人手臂的酸雾蠕虫,一点点地从影之灵龛之中钻了出来。就如同吹气球一般,迎风就涨,体型逐渐倍增。

“这是什么鬼东西,弓箭手准备!”在一旁看个满眼的禁卫军队长惊呼道。

仅仅数息的工夫,这条怪虫就膨胀成了一只两人来高的庞然大物,但是其后尾仍旧深入在影之灵龛之中,身体并没有完拔出来。

短发文艺少女悠闲的样子

“嗖嗖嗖”……弓箭手隔着很远的距离,就开始向这条怪虫倾泻箭雨。

只不过除了最初一两支箭矢射中了目标,在其身体上爆出许多令人作呕的深绿色浆水之外,剩余的箭矢都被突然从怪虫身上生出来的两条臂膀或拨或挡,撇到了一边。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怪虫从一副巨大蠕虫模样,逐渐变成了头生双角,两臂曲张,浑身覆盖有鳞片的邪魔外形,只留有连着影之灵龛的下半身没有变形。

“嗷!”

这头影之灵龛的守卫者怒吼了一声,双眸就好像两颗被点燃的煤球,数尺长的绿色火焰从其眼角处升腾而起,看起来就威势不凡。

“攻击那个骨灰龛,”驼人萨满岁数不小了,自然见识自然更多一些,他立刻找到了对方身上的疑似弱点,“这个恶魔应该不能离开那个骨灰龛。”

得到了提示,禁卫军队长也马上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赶忙招呼弓箭手,“集中攻击骨灰龛!”

面对纷至沓来的箭矢,巨大的恶魔猛地挥动了手掌,凭借着影之灵龛内部储藏的能量,他毫不费力地便召唤出来了一阵旋风,将箭矢部扫落带偏。

不仅如此,亦或许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影之灵龛,这头恶魔守卫下半身蠕虫之躯骤然一缩,连带着影之灵龛一起,部收入到自己腹中保护起来。

他的两只巨爪握成拳头,狠狠砸到了滩涂的地面,借着反冲力高高跃起,向着这支临时组成的混编“稽查队”发动了从天儿降的攻势。

众人纷纷向四周躲闪,弓箭手、刀盾手的阵型瞬间告破。而被捆缚在原地的那些走私船主,则因为躲闪不及,只落得个在惊慌失措之中化为了肉酱的下场。

“桀桀桀桀!”

一击得手,碾碎了一些凡人的血肉骨骼,这头恶魔守卫心怀畅快,不由自主地咆哮出来。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自己的对手,驼人萨满抓住了这个时机,两只手掌向上翻起,猛地合起。

随着他的施法动作,滩涂地之中也突然升起了两只由泥土组成的巨爪,超恶魔守卫抓去。

“砰”、“砰”两声,难以分清孰先孰后,恶魔守卫用自己的臂膀接住了土爪的攻击。

一个企图合紧,一个试图撑开,互相角力较劲。

这无疑给了众人创造了机会,除了弓箭手再次开始倾泻箭雨,一些勇敢的极地熊人战士,以及禁卫军的刀盾兵也都踩着烂泥一般的滩涂地,向恶魔守卫冲杀过去。

虽然对方身量堪比巨人,甚至高达极地熊人的三倍,但是这也给了战士们展示自身勇武的机会。

由于他刚刚收起影之灵龛的行为,在场众人都确定了其弱点所在,因此他们的攻击大多是奔着对方腹腔下手,想要先将其开膛破腹,再砸碎影之灵龛。

“嗷!”

眼看自己就要刀斧加身,这头恶魔守卫突然爆发出了更多的力量。他眼角处的火焰暴涨,熊熊燃烧,背后“哗啦”一声生出一对翅膀,振翅飞上天空。

两只土爪合作一处,但却抓了个空。

这头恶魔守卫的手掌之中,不断攥起一团团绿色的火焰,狠狠地投掷向聚拢到自己身下的战士。

虽然并不是发发命中,但是有些躲闪不及者,仍旧被这些绿色火焰所沾染,然后便在惊恐的尖叫之中迅速化成飞灰,连骨头渣都不剩。

畏惧是一种立竿见影的鞭笞,足够让许多人迎难而退,只可以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

在这头恶魔守卫大肆进行“天降火雨”的时候,一根带有倒钩、尾部系着缆绳的长矛从其背后突然袭来,趁着他没反应过来就刺中了目标,将其洞穿。

“都过来,一起把他拉下来!”

之前被驼人萨满劝阻过一次的年轻极地熊人贵族,显然是长了些记性,在战斗的时候没有莽撞,而是躲到了恶魔守卫的视野盲区里,趁其不备偷袭得手。

不过众人尚未来得及喜悦,庞大的恶魔猛地吸了一口气,不顾带倒钩的长矛从自己身体里拉扯出多少血肉,浑身收缩了一下。

然后猛然呼出一大蓬绿色的烈焰。

好似焚云术一般,由火焰组成的圆环以这头恶魔守卫为中心,骤然炸开。

“你们快撤退!”年迈的萨满大吼道。

眼看无法离去,他干脆竭尽力施展法力护盾,想要为其他人创造逃生的机会。

只是,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正在爆发的恶魔守卫就好像是被扎破了气球似的,只听得“啪”地一声炸响,而后他便笔直地坠落到了滩涂的烂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