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紫霄身旁,那酝酿多时的时间法则突然暴涨之时,万界深渊中,齐紫·凡的身侧,时间法则同样暴涨,几乎凝聚为实质。

而后,双方时间法则共鸣。

也不知跨越了多少时间空间,在这一刻,互相呼应。

也就是此刻,齐紫·凡再度被踢出舞蹈状态。

······

昆仑、山洞中。

林·紫霄才刚刚进入悟道状态,却又因一种奇妙的感应而被迫退出。

“怎么会这样?!”

她惊愕中带着一丝恐慌:“难不成效果用尽了?无法再继续悟道?”

不过几乎下一秒,她便将这念头排除。

因为,周围的环境不对!

原本自己惊醒,应该是在山洞中才对,可这里是哪里?!

花夏时感受清凉夏季的纯真女郎

周围一片混沌,甚至还有恐怖的空间乱流。

浓郁、高深的时间法则在飞舞,不知多少时间碎片穿梭各处,甚至从自己体内穿过!

偶尔便可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苍老,但很快又会恢复,接着,更是变成了婴幼儿一般?!

这太惊人了!

林·紫霄被深深震惊,但同时,她也在仔细打量着周围。

这片空间不算大,似乎长宽都只有千里左右?当然,只是目测,并非丈量。

对普通人来说这样的空间的确很大,可是对渡劫大圆满的修士而言,真的很小。

同时,她未曾发现周晓冉的痕迹。

“这里,是虚幻的空间么?”

“还是我被传送到了一个奇妙之地?”

······

另一边。

一直关注林·紫霄状态的周晓冉突然发现,林·紫霄所在之处,大片莫名的法则在疯狂飞舞!

有时,林·紫霄变的白发苍苍,无比苍老,似乎随时都会逝去。

但接着,又会变成中年人、少年人,甚至突然从暮年变成婴孩儿,宽大的衣物罩在体表,几乎看不到人···

“这?!”

周晓冉大吃一惊,下意识就想冲过去救人。

但没冲出几步,她便生生停下了脚步。

“不对!”

“我看不懂如今的情况,但直觉告诉我? 先生没有危险。”

“但,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状态?这也太奇妙了?”

“穿梭时间么?”

“不,从这种状态来看? 似乎用‘时间在先生体内穿梭’来形容,更加贴切?”

“不过不管如何? 看上去都不是特别危险的样子? 既然如此,我就在观望看看···”

“或许? 这是一种奇遇也说不定!”

周晓冉搞不懂目前的状况。

但她很聪慧,和很谨慎。

搞不懂? 就不要乱搞? 不然很容易好心办错事。

下一个,林·紫霄的身影,更是直接消失了···

······

“额?!”

万界深渊? 仙墓。

齐紫·凡刚被踢出来? 正准备宁心静气,再度着手进入悟道状态提升自己对道则的感悟时? 突然眼前一花。

然后? 便来到了一处奇怪的空间之中。

远处,空间乱流成片。

近处? 时间法则碎片疯狂飞舞? 甚至自己都开始不断的变化···事儿苍老、时而壮年、时而婴幼儿。

而且在这种状态下? 变化之术也无法维持,恢复了属于齐紫·凡的本来面目。

这厮的第一反应? 竟然是放出部分神识,来感受老年状态下的‘圣女’是个啥模样。

然后···

这厮乐开了花。

哪怕是到了暮年,暮气沉沉,像是随时都要逝去了,长相依旧如此刻这般,没有任何变化~

容颜永驻?

美滋滋!

然后···

这厮便有幸见识到了婴儿状态下的齐圣女是何种模样。

“咦,看这样子,好像比我小时候的照片还丑一些,原来咱家圣女刚出生的时候,是这样皱巴巴的?”

短暂的好奇与错愕之后,这厮警惕。

因为,在这个空间之中,还有一道人影!

一道像是由法则组成的虚幻人影,其气息在不断变化,时而强盛、时而衰减、时而孱弱、时而无比苍老···

“这是谁?”

“这个奇妙空间的考官么?”

这便是齐紫·凡的第一个念头。

这个人影真的很虚幻,也没有五官,且看不出性别,总之,怎么看都不像是真人。

再结合自己看的那些小说中的情节,所以他的第一念头,才会觉得这个虚幻的人影是‘考官’,或者说,守关之人。

“难道说,打败它就能出去?”

“或者,打败它就能得到更加惊人的传承,而若是无法打败,就会死在这里?”

“···”

这厮比较谨慎,并未第一时间出手。

且他仔细观察着四周,还尝试用各种办法出去。

譬如用意念说‘出去’,自言自语说要出去、想着瞬移···甚至连芝麻开门都快叫上了,可惜,无用!

好在这个期间,那个疑似考官的人影倒也未曾出手,只是站在原地,像是在盯着自己。

但偶尔,也会做一些奇怪的动作···

具体是啥动作?

看不明白。

像是在不时的扭头,看其他方向?

“现在基本可以确认,这个人影就是守关的考官了吧?话说回来,为什么连一点提示都不给,让我这个闯关者来猜啊?!”

“唉。”

“不过虽然有些麻烦,但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能出手击败他了吧?否则,出不去啊···”

虽然不知道规则,但齐紫·凡就是觉着,打败对方,就能出去了。

不然那个人影杵在那里干嘛,是不咯?

至于为啥对方没有主动出手,这也很好解释嘛!肯定是要等我准备好,首先出手,才代表‘考验开始’呀!

显然这是一个‘被动怪’,我都没‘引怪’,怪怎么会打我?

而后,这厮琢磨上了。

是该先试探,还是该一出手就不留情,给对方来一招狠的?!

啥?

年轻人不讲武德?

呸,我是修仙的,又不是练武之人,讲什么武德?

······

“这个人影···哪里冒出来的?”

林·紫霄一脸警惕的看着对面数十里外那个虚幻、通体由法则构成的人影。

一开始,她担心对方突然攻击。

甚至觉着,这会不会是什么大恐怖?

但后来,又觉着会不会这是某个人留下的烙印,就像是法宝中的烙印一样,是别人留在神秘符号中的烙印?

“难道,就是它的存在,导致我会时不时中断悟道,就是它,在与我‘争抢’?”

“你是谁!”

她开口呵斥。

然而,没有人应答。

林·紫霄沉吟片刻,以神识传出波动,希望能得到答复。

毕竟从对方的脸来看,连五官都没有,怎么开口回答?能不能听到自己的话都是个问题。

且听到了,也未必能听懂。

可惜,就算是神识波动,也同样没有任何答复。

“该谨慎一些才是,若是能不动手,就尽量不要动手···”

林·紫霄一时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但却觉得,能谨慎就谨慎,能不出手,便不出手。

毕竟这是自家狗贼的身体,他又没化身,一旦凉了,那就是真的凉了。

这地方又这般诡异,很可能牵扯到洪荒的那些个大能,就自己目前这点修为,还真不够看。

因此,她左右观看,四下观察。

然而,未曾发现离去之法。

“出不去么?”

“难道说,此乃试炼之地?”

“我之前的悟道,已经到了某个阶段,需要试炼之后,才能继续悟道?!”

“若是如此···”

本不想打。

但现在看起来,却是不打不行了。

“既然必须打,那便出手不留情!”

“呼···”

林·紫霄眉头微拧,好在,对方此刻仍然没有出手的打算,只不过动作有些怪异。

甚至还叉腰了???

怎么着,可把你牛逼坏了,叉会儿腰?

这个动作着实有些怪异。

不过,谁规定洪荒时代的人不能叉腰?

因此,林·紫霄也没想太多,但却已经开始蓄力···

试探,还是一上来就出绝招?

林·紫霄更倾向于后者。

于是乎,一颗金灿灿的小太阳在其双手之间成型,且越来越亮,紫气东来、金光咒、功德金环?!

这些加持战力的手段,她暂时一个都没用。

万一一旦使用,对方就默认为大战开始,直接出手呢?

还是先偷偷丢一颗核弹看看情况为好。

这一刻,林·紫霄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受,那就是···自己好像莫名其妙变成了核弹少女的样子?

可没办法,虽然会的手段很多,各种法术什么的,会的至少有几十上百种,但真正可以堪称无敌术的,似乎也就人造太阳拳了吧?

不但是无敌术,还巨好用、巨方便!

不用白不用?!

······

轰!!!!

突如其来的金光闪耀。

齐紫·凡正准备出手呢,那个人影却突然动了,一个闪身出现在自己身前,而且是金光闪耀的拳头!!!

不弱于我的速度,加某种拳术?

“这家伙,能感知敌意呢?我刚想出手,就直接主动出击了?”

“失策!”

他想躲,但···

轰隆!

那金光璀璨的拳头突然炸开,刹那间而已,齐紫·凡感觉自己宛若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太阳!

太闪耀了!

且不仅仅是闪耀而已,惊人的高温瞬间扑面而来,要将他吞没···

“卧槽!”

齐紫·凡瞬间头皮发麻:“这,这种感觉,不是···”

念头瞬间闪过。

而后,恐怖的高温、刺目的光芒,瞬间席卷周遭百里之地,将齐紫·凡彻底吞没、笼罩在其中。

······

“成了!”

林·紫霄周围有‘磁场’流转,在飞速后退。

人造太阳拳真的很厉害,也很危险!

对修仙者而言,最危险的,不是爆炸之时的冲击伤害,而是爆炸同时所产生的几亿度高温!

不过,身为此术的‘创造者’,她自然有应对之法。

要不然一个人造太阳拳出去,先把自己给蒸发了,那才是消化。

而隔绝高温的办法,就是模拟各种磁场,就跟地球那边约束人造太阳高温的办法类似。

不过渡劫期对于人造太阳拳爆炸的冲击波还是要躲一躲的,因此,她也在飞退。

看着那片‘蘑菇云’,看着哪怕被隔绝,却仿佛依旧能感受到的高温···

啥,温度看不到?

谁说的!空间都扭曲了好嘛?

“应该足以拿下了吧?”

林·紫霄自语:“若真是试炼之地,按照洪荒那些恐怖存在的手段,必然可以检测我的修为。”

“换言之,试炼考验者的战力,应该在我当前境界的极限左右,毕竟不是同境界无敌的人,哪里有资格通过试炼?”

“可人造太阳拳的攻击,近距离爆发下,高温足以将仙台三阶的强者烧死···”

“总不至于洪荒时期的渡劫,比当今的仙台三阶存在还要厉害吧?”

“同阶无敌也不是这么无敌的。”

“···!!!???”

念头才刚刚升起,还没来得及落下。

林·紫霄便突然发现,一道人影从蘑菇云中‘飞退’了出去,其体表,流转着熟悉的波动。

“磁场?!”

林·紫霄错愕:“他···他会我的手段?!”

“难不成是‘镜像试炼’?考验者拥有与我一模一样的境界、手段和战力。”

“想要获胜,就必须突破自我、战胜自己?!”

这种试炼倒也不算罕见。

至少是听过的。

在地球那些小说中,见过的次数就更多了。倒不是林·紫霄脑洞太大,而是此刻的情形,怎么看都像是那种‘镜像试炼’。

对方看上去没有实体,没有表情,就不像是真人!

如果是通过阵法或是某种法宝模拟的自己呢?

那就说得通了!

“嗯?!”

“不好!”

林·紫霄正在沉思,结果,却突然那道虚幻人影在飞退的同时,手中突然凝聚出了能量弓和箭。

并且在短时间内,搭弓射箭!

嗡····

惊人的是,离弦之箭在射向自己的同时,竟然瞬间化为了实体!虚幻之人,射出了一支有实体的箭?!

无中生有,凭空造物?!

林·紫霄头皮发麻。

这种手段,自己可不会!

她瞬间确定,这不是所谓的‘镜像试炼’,更不是要让自己突破自我什么的,而是一个强者‘投影’在与自己对战!

且对方竟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破了自己的人造太阳拳?!

“难不成,他瞬间便看出了我周围磁场的虚实,并且能够准确模拟出来?”

“这也···太夸张了吧?”

林·紫霄在飞退。

躲避利箭的同时,她思绪万千,在疯狂猜测、计算。

一眼看穿虚实,模拟出可以隔绝几亿度高温的磁场?这太夸张,也不太现实!

“我的磁场虚虚实实,且按地球的话说,是有重重‘加密’的,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虚实?”

“除非对方的修为境界远超与我太多太多,可从其波动来看,应该也是渡劫大圆满阶段才对。”

“这到底···”

“嗯?!”

“不对!”

箭矢的速度很快,林·紫霄从未想过自己能够跑的比它更快,但按理来说,是不是躲得越远,箭矢的威力就越低?

可事实并非如此!

这支箭的速度非但没有降低,反而隐隐在提升!

不仅如此,随着箭矢越来越近,林·紫霄甚至还从这支箭上,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这是?!!!”

林·紫霄顿时露出惊容,大吃一惊:“氢弹箭法的感觉?!”

“其内,藏着氢弹?!!!”

这一式,乃是她与林凡共同开发的‘人造太阳拳进阶版’,同样也是无敌术。

搭配追星弓与特制箭矢使用,强度堪称逆天。

按理说足以越好几个大境界杀人。

可问题来了,这分明就是自己和自家狗贼才知道的独门无敌术,对方怎么可能会?!!!

嗡···

箭矢越发进了。

瞬移?

其实以林·紫霄目前的修为和天赋,在外界,能够做到瞬移,神识所到之处,都能瞬移过去。

可也有例外,譬如空间极为稳固之地、法则太过强横之地,亦或是空间混乱之地、被封锁之地等,都没办法瞬移。

这里,便是空间太稳固、法则太强横,所以无法瞬移。

再加上,她之前真没想过那会是氢弹箭法,且隔的远,也没敢随意把神识放出去感应箭矢。

万一人家的箭可以灭魂呢?

你用神识去感应,那不是找死?

也正因如此,林·紫霄才想着跑远一点,等箭矢威力降低了,再抵挡,可此刻,她发懵···

怎么可能是氢弹箭法?!!!

近了。

箭矢越发靠近,但同时,林·紫霄又发现问题。

那支‘变成’实质的箭,在迅速‘老化’!

按理说,氢弹箭法所用得箭矢身为一次性灵器···,只能使用一次,却已经是灵器层次,其水准其实很高!

所以,就是几十万年、上百万年都不会有半点老化。

可现在,却像是沧海桑田,一眼千万年!

箭矢迅速老化,其上锈迹斑斑,甚至都快要断裂了。

也就是在这时,箭矢靠的很近,轰然炸裂···

氢弹箭法的用法,从来都不是‘射死人’,而是靠炸裂之后的高温!

林·紫霄十分警惕,将自身磁场提升到极致,同时,脑海中,突然升起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

“难···难道?”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