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他不去,我也要自己骑车过去的。”程清妍淡淡的说道。

“你这孩子太倔了,少上一天课又能怎么样?这身体万一被雨淋到着凉烙下病根,一辈子遭罪。”尽管杨秀芳知道女儿天生性格倔强要强,她认准的事情谁都劝不住,但还是不想让女儿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下出门。

“妈,真的没事的,有段云送我呢,做摩托一会儿就到学校了。”此时程清妍已经从衣柜下边取出了一件雨衣,准备穿在身上。

“你别指望他了,那小子就不靠谱!现在都快六点半了,连个人影都没看到,我估计他今天肯定是不会去上学了。”程常林看了一眼窗外,又抬手看了眼手表,没好气的说道。

“那我也要自己过去。”程清妍说话间,已经穿上了雨衣,换上了雨靴,拿着装有书本文具的文件袋,推门走了出去。

“哎,你这孩子……”杨秀芳看着有些担忧,连忙也跟着走了出去。

而程常林则取来一把雨伞,跟在了母女两人的后面。

“咔哒!”

程清妍打开了放在楼道中的自行车的车锁,就要推着车子离开。

“突突突!”

正在这个时候,楼道外响起了一阵发动机的声响,段云穿着雨衣骑着侉子疾驰而来,一直进入单元口才停了下来。

“差点迟到。”段云一把扯下头顶的雨衣,微笑着对程清妍说道:“今天路有点难走。”

中分女神

“这……”看到段云挎斗上加装的折叠防雨棚,程常林和杨秀芳惊讶的目瞪口呆,他们夫妻两人万万没想到段云还能这样改装挎斗。

“这是你做的?”程清妍看到折叠防雨棚后,惊讶的问道。

“嗯。”段云点点头,接着说道:“下午我设计了个防雨棚,让兄弟们帮忙做的,以后碰上雨雪天气,咱们也能上课了。”

“下午我见你四点就不在科里了,不会就是为了做这个吧?”程清妍柳眉一挑问道。

“你不会扣我工资吧?”段云闻言撇撇嘴。

“会!”程清妍俏丽一沉,随即捂嘴咯咯轻笑着说道:“不过暂时先记下,以后视你的表现再做处理。”

“哈哈哈。”段云闻言笑了笑,随即对程清妍说道:“上车吧。”

“嗯。”程清妍闻言点点头,将自己的自行车重新放在一边锁上后,拉开了挎斗上的折叠雨棚。

程常林和杨秀芳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仔细想观察起段云的这个挎斗来。

挎斗里没有落入雨水,显然防雨棚封闭的不错,而且里面的坐垫看起明显是加厚的,程清妍坐上去非常的松软。

看到这里,程常林和杨秀芳也都面色一松。

看到程清妍上车后,段云帮她拉上了遮雨棚,然后礼貌的对程常林和杨秀发说道:“程叔,阿姨再见!”

“嗯,路上慢点!”程常林闻言,脸上第一次对段云露出了一丝笑容。

“突突突!”

段云熟练的将车子拨到倒档的位置,用雨衣盖住把手后,将车子倒出单元口,然后一转车把,迅速冲入了雨幕之中。

“小段心挺细的,是个好孩子。”杨秀芳目送段云和女儿离开后,轻声说道。

“我看这小子有些居心不轨,以后还是要防着点……”程常林背着手说道。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呢,他们都是同学,互相帮助不是挺正常的么?”杨秀芳柳眉一皱说道。

“可你看看刚才他和咱们女儿说话的样子……”

“你天天不也在单位和女工聊天么?我说过什么?”杨秀芳实在有些看不惯丈夫的这个态度。

“我那是工作,都是一起工作的同事,那能一样么?”程常林辩解道。

“那咱们女儿和小段也是一个科室的同事啊。”

“……”

“行了,楼道太凉了,赶紧回屋吧。”杨秀芳说完,转身上了楼……

……

段云骑着摩托行驶了在半路上的时候,天空已经是大雨滂沱。

好在段云下午对遮雨棚密封做的不错,所以程清妍并没有淋到雨。

至于段云倒是无所谓,披着雨衣就是眼睛有些睁不开而已。

开始路上有些泥泞难走,但进入驶去的主干道后,情况就好了很多,一路压着水花疾驰,感觉非常的拉风。

二十多分钟后,当段云和程清妍来到函授站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多少让两人吃了一惊。

即便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班里的同学也都早早穿着雨衣雨鞋来到了学校,很那想象在狂风暴雨中,路面是泥泞积水的情况下,他们是怎么从大老远的地方骑车过来的,由此可见他们对夜大的学习是多么的热衷。

此时教室地面上也满是泥泞,但班里的同学也都非常爱干净的人,进门先跺掉脚上的泥,然后清扫的干干净净。

有几个学生身上基本被淋透了,但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是会从口袋中掏出梳子,仔细的梳理下发型。

窗外依旧是大雨倾盆,而教室内则气氛热烈。

老师来讲课之前,众人已经相互交头接耳,或相互闲聊认识,或询问下课本里的试题。

大家都很珍惜在夜大的时光,压抑了十几年的求知欲在这里迸发,时代的苦难和艰苦的记忆让他们对夜大学的生活格外的享受,这恐怕是后世大学生无法感受的。

另外进入夜大后,也拓展了这些人的交际朋友圈,同学一直都是个有特殊含义的字眼,是朋友,人脉,也是温馨的记忆。

到现在为止,班里的同学还有很多都互相叫不上名字,但时间长了以后,肯定会慢慢熟识的。

上课的讲师进入教室后,四下看了一眼,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班二十八名学生,无一缺席,甚至包括离学校最远的矿区和肉联厂五名学员!

开始正式上课后,所有学员听的都很认真,课间发言也是相当的踊跃,气氛非常热烈。

程清妍偶尔也会转头看一眼旁边坐着的段云,眼见他那被雨水打湿凌乱的像鸡窝一般的头发,嘴角不禁微微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