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番在黑石领失败,负责总调度指挥的寇博朗科难辞其咎,在加上他审判官的责任,对于莉雅她们自然是恨之入骨。

公主殿下轻轻抬起手,示意他冷静一下。并非不相信圣殿骑士的实力,而是不敢轻视对方。这次谈判,她代表着教会利益,皇室威严,出尔反尔,猝然发难,就算消灭眼前这一股异教徒,势必会激起黑石领的强烈反应。

她没有忘记那个凭借一己之力,就击溃黄金圣像的金发女孩。经过调查,确认其就是莉雅·桑德的亲妹妹。

临时抽调的这一批圣殿骑士,本该出现在抵抗兽人的前线,经不起折损。

凡尼莎远不是寇博朗科看到的那么简单,她既是慈悲圣使的爱徒,还是帝国长公主。

教会重要,帝国更重要。

“博尔拉爵士,你随我前去谈判。”

寇博朗科顿时愕然,约定双方各派两名人物,以他的身份地位是最合适的,根本没想到,公主殿下会使用博尔拉·海勒。

但他没资格提出质疑。

“是,殿下。”同样没想到的海勒,立即感到压力巨大,硬着头皮点头。

“引路。”

海勒立即挺直腰杆,紧张的驾驭的战马前进。

小性感小豹纹

“夏琪亚,我们也出发吧。”

莉雅深吸一口气,和夏琪亚翻身跨上战马,目光紧紧的攫着那金闪闪的公主殿下。

昔日一个小小的黑石领主,再加一个半兽人刺客。

她们将要面对的,是代表教会和皇室的天之骄女。

上马的那一瞬间的确有些许紧张。

然而,当她们想到背后站着的群星神殿,站着的众多姐妹们,都在殷切的期盼凯旋,信心油然而生。

凡尼莎的镇定,近乎于冷漠。但这并不代表她的内心没有波动。

视觉超群的她,早已捕捉到一个熟悉的人——绿色的长发,记忆犹新。那是在一场宴会上,因为她的手下留情,而逃走的异教徒。

莉雅同样出现在宴会上,且凌晨时分驾车离开。

此时此刻,一切昭然若揭。

原来她们早有串通,一起策划了刺杀,并借爵士的身份,顺利离开公爵府,才导致遍寻全城无所获。

原来如此。

半覆面的头盔下,线条分明的红唇勾起一丝冷笑。

手下败将!

提亚王国,政局动荡,兽人肆虐,异教徒趁火打劫。作为公主,她将一切都看在眼中,也比任何人都要痛恨。

痛恨兽人,痛恨异教徒,甚至痛恨垂垂老矣的雄狮——她的父亲。

从小在宫廷中长大,本该比任何一个孩童都要无忧无虑。然而在她的童年中,所见到的只有两个哥哥明争暗斗,父亲的喜新厌旧,昏聩无能。

最是无情帝王家,大皇子为原配皇后所生。但是很快,就收到国王的冷落,郁郁而终。流了几滴鳄鱼眼泪后,第二位皇后很快就上位了。

没用几年,第二位皇后再次收到冷落。但她没有郁郁而终,在一场绝密的宫廷丑闻中,被秘密处死。

最后是凡尼莎和斯特林的母亲,一位性格温婉,颇具才情的贵族少女,那时才16虽,国王却已年过四旬。

凡尼莎出生后,甚至连母亲都有意无意的冷落她。直到很久以后,她才知道,那并不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婚姻,母亲青梅竹马的爱人,在她入宫后殉情自杀。

在她的童年记忆中,母亲整日闷闷不乐,以泪洗面。包括弟弟的出生,毫无改观。

从那时起,在冷冰冰的宫廷中,她和弟弟相依为命。直到有一天,那头年迈的雄狮,连登上王座都气喘吁吁。

羽翼丰满的哥哥们,不再局限于暗地争权夺利,卑劣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对危险极其敏感的凡尼莎,决定挺身而出,保护弟弟。她的资质优异,心坚如铁,在骑士一道上,甚至比两位哥哥还要优秀。

直到成为荣耀的圣殿骑士的凡尼莎,心目中仍有一个信念,凌驾于圣灵之上,深埋在内心最深的地方。

斯特林,她的弟弟。

关于王位的争夺,不管那个哥哥获得胜利,作为同样有继承权的斯特林,都会成为潜在的威胁。

凡尼莎深知这一点,所以来到深水城,不仅仅是避难,还有更深的图谋。

只是事态的发展,超出她的预想。

异军突起的黑石领,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以至于无法集中教会的全部力量,借着消灭兽人的战争,将军权牢牢把控在手中。

所以,这些被俘的圣堂武士和圣灵骑士,对于她来说极为重要。

能够顺利赎回他们,就有机会掌控他们。

然而,慈悲圣使的态度,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似乎并不赞成以年轻的壮年奴隶,交换俘虏。

是啊,将近4000名奴隶,对于王国来也是个极大的数目。几乎可以肯定,会极大的增强黑石领的实力。

要知道,黑石领的军队几乎都由平民组成,却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这或许就是慈悲圣使暗示拒绝、拖延谈判的主要原因。

凡尼莎又何尝不知道呢?

可她不甘心,不甘心几百名教会的精锐力量,就此埋没在囚牢中,消磨意志,背弃信仰。

需要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以极小的代价,还是莉雅无法拒绝的代价,换取高额的回报。

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

随着距离的接近,头盔下的金色瞳孔中,莉雅和夏琪亚的身影清晰起来。

一头飘扬的赤焰般的红发,一身肃重的重铠甲,从她的外表来看,似乎和普通骑士没有太大的区别,没有表现出任何值得注意的特点。

但夏琪亚却显得趾高气扬,如利剑般的眼睛,死死的锁定着自己。

那是为求一战的渴望。

对洗刷耻辱的渴望。

锐利热切,不加掩饰。

有趣。

“殿下,到了。准备仓促,请殿下海涵。”

洁白的羊毛地毯,干净锃亮的橡木圆桌,嵌着数颗宝石的座椅。海勒爵士为了迎接公主殿下,绞尽了脑汁,却也只能勉强凑出来这些。

但在公主殿下面前,依旧太寒酸了。

这让海勒感到惭愧。

公主殿下轻轻颔首,并不在意寒酸的摆设,因为她压根就没有真的下马谈判的意思,勒马绕过谈判桌,静静的等着会面。

海勒奇怪的看着公主殿下,满脸困惑,只能跟着来到她的后面,心里七上八下,完全无法预测公主的下一步决定。

“莉雅,看见没?那金闪闪的一坨,她是故意来吓唬我们的。”

对于公主那闪瞎狗眼的装备,夏琪亚越看越不舒服,总有一种想要出手扁她,最好把那一身骚包的装备全都剥下来。

“那是被嘱咐过的盔甲,闪耀的是赎罪之光。”莉雅小声的解释着,她在教会的典籍中见过对圣殿骑士的描述,这一次是亲眼见到。

“赎个屁的罪。”即便离的很近了,夏琪亚还是忿忿不平的往地上啐了口唾沫:“莉雅,我们不能坠了黑石领的威风,丢了群星神殿的荣耀。你召唤出的你六条腿的军马,让她也开开眼界。”

的确,金色代表权威,公主殿下可以走的快一些,然后停下来,看起来就是在等待臣民参见,十分倨傲。

“没问题。”莉雅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混沌骑士未必比圣殿骑士逊色。

体内的魔力开始沸腾,胯下强壮的军马立即弥漫上重重黑色雾气,眼睛也跳出近两尺高的白色烈焰,六条健足踩着熊熊白焰,气势顿时大盛。

现在的莉雅在装备的加持下,魔力澎湃,六足神驹也更加的强大,更加的神异。

远远望去,六足神驹仿佛从深渊中缓缓走来,黑白混沌气息交相萦绕。接着,莉雅也取出了神器——誓言之击,乌光闪烁,煞气森森,衬托着莉雅也愈发的威严起来。

海勒大吃一惊,此时的莉雅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令人心惊的威慑力之外,还有一种可怕的神秘感。

原来她一直都在隐藏,隐藏着来自邪魔的力量!

从他的视角,可以明显看到公主殿下的腰板直了直,似乎对莉雅的变化感到十分惊讶。

海勒感觉压力排山倒海,接踵而来。

圣殿骑士。

混沌骑士。

第一次正式会面。

两匹截然不同的战马,各自神威凛凛,马上的女骑士各自手持长枪,对面而视,一时之间,气势不分上下,伯仲之间。

“希望你带来了我们想要的答案。”

莉雅不想在气势上输给她,率先发言,语气淡漠。

“呵……”公主殿下发出一声轻笑,语气同样冷淡:“我带来的答案,不一定是你想要的,却一定是你必须接受的。”

莉雅皱起眉头,察觉到她的傲慢和自信。

早就看公主不顺眼的夏琪亚,冷哼一声:“别卖关子了,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是你的一剑,为我劈开了新世界。”

公主乜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目光直视莉雅:“时间宝贵,我不想浪费时间。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谈判。”

“那就是打架喽?”夏琪亚对她的无视颇为不满。

“会有那一天的。”公主殿下冷笑一声:“但不是今天!”

这位公主殿下,的确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养成的。

“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一场交易,你无法拒绝的交易。”

“说说看。”

“你奉还所有的俘虏,我送你一个回礼。塞萨尔领,博尔拉家族。”

“什么?”莉雅突然就愣住了。

一旁的海勒更是如遭雷击,震惊的无以复加。

“整个塞萨领的领民,包括博尔拉家族,就是我的回礼。”公主殿下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似笑非笑:“你可以选择拒绝交易,那么,第一个进攻黑石领的先锋军,就是塞萨尔骑士团。”

莉雅的思绪瞬间就打乱了,呼吸急促起来。

公主的意思很明显,用塞萨尔领作为赎金,赎回圣堂武士和圣灵骑士。假如她选择拒绝,那么塞萨尔领就会被派往战场,成为亡魂。

塞萨尔领只是个小领地,算上妇孺老幼,也仅有千人不到。对比4000名壮年奴隶来说,无法相提并论。

可是,她能够拒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