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一声,李瑞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手里的资料上,这时他第一次主动寻找觉醒级的犯罪者!

目前他手里有87点基础法则碎片,以前他不知道这玩意有啥用,但现在却觉得格外的稀缺。

发动盛宴要5点基础法则碎片,升级融合装备需要,最重要的是建立临时祭坛也需要!

施工队手里的图纸只是祭坛的躯壳,没有系统为它灌注灵魂,那玩意就是一堆造型怪异的行为艺术品。

眼看着祭坛工程即将完成,可建立临时祭坛的100点基础法则碎片还差一些,他必须在这之前搞定这玩意!

“g类,觉醒阶,魔都范围内……”

输入搜索条件,李瑞迅速浏览着资料库里的内容。

不得不说,觉醒级的犯罪者比普通犯罪者少了一大半,在魔都周边范围内的更是不多,留给李瑞的选择十分有限。

“咦?吕德志,火系觉醒异能者,21个月内有十几起纵火案的线索指到他的头上。”

“在暗网中接受雇佣,对竞争对手的建筑纵火……最严重的一次造成某商场23人死亡,70余人重伤……”

“元素系异能者,死有余辜,嗯,决定就是你了!”

李瑞点开吕德志的详细资料,发现他居然是来魔都偷渡出境的!

梦幻粉红少女心美眉唯美超清写真集

作为球第一大海路货yc市,魔都地下的偷渡走私网络十分发达。

这些玩意就像是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杀完一茬又一茬,根本不可能一劳永逸。

最后没办法,上面只能把这套网络掌握在了自己人手中。

宽出严进,抓大放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掌控局,结果反而形成了一套有秩序的体系。

虽然无法完杜绝偷渡走私问题,但至少掐着他们的脖子,将事情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

而附带的好处,就是地下世界的消息几乎部掌握在“黑手套”的手中!

比如现在,李瑞就能面掌控吕德志的行踪。

………………

漆黑的夜晚看不到一颗星星,吕德志背着背包,行走在旷野里,时不时掏出手机矫正一下方位。

半个小时前他就脱离了公路,沿着蛇头给他的路线,朝着一个小渔村前进。

远处的民房透露出昏黄的光线,更远的地方传来微不可查的海浪声。

吕德志知道自己快到了,脚步更加轻快。

他想到在存在国外银行里天文数字的美金,心头就一阵激动。

几年之前他不过是一个落魄失意的**丝,做生意失败,老婆跟人跑了,自己还烂赌欠下一屁股债。

可没想到他有朝一日忽然发现自己觉醒了特异功能,凭着对火焰的操控,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下了几起大案子,弄到了上百万的现金。

生活一下子就滋润起来!

可渐渐的,他不满足于小打小闹,开始了解到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也接触到一些更黑暗的东西!

有些神秘的人开始与他接触,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比如,一个商业中心从立项到建成,需要数百工人耗时数年,耗资以十亿计!

可毁掉它呢?

只需要一把火!

最多加点助燃剂。

不需要将它完摧毁,只要死上一些人,这个商业中心就算废了!

隐藏在黑暗深处的资本完不介意花上几千万,给自己的对手送上一些“意外”!

而他的“力量”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

于是,一旦打破了自己的心理障碍,吕德志就完堕入了金钱的漩涡中。

一次两次火灾还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但次数太过频繁,有关力量迅速将怀疑的眼光投向了他身上。

就在吕德志气焰嚣张到顶峰的时候,一场抓捕行动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由黑铁阶超凡者带队收网,一个照面就让他身负重伤。

不过狡猾的吕德志随即无差别的释放异能,将当时所处的建筑整个点燃,逼迫那些“警察”不得不转头去救周围的普通人!

而他也趁机逃出升天!

断掉所有联系,隐姓埋名养好伤后,他立即动身前往魔都,准备偷渡出国!

反正赚到的钱已经足够他挥霍一生了!

况且根据那些神秘人提供给他的资料来看,他马上就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到时候加入国外某些超凡者组织,那还不是一样的吃香喝辣?

就在吕德志陷入对未来的美好幻想时,他的眉心猛然一跳,一股战栗感直冲天灵盖。

火壁障!

轰!

冲天的火焰从他脚下喷发,一枚暗红色的子弹偏离了弹道,从他头发上擦过。

“切,打歪了!”

“跟你说别总想着一发爆头,打躯干更好命中!”

“不爆头的狙击手是没有灵魂的!”

正跟耳麦里传来的声音斗嘴,黄俊材忽然发现吕德志朝着他的方向冲来!

“瑞哥,他发现我了,冲过来了!哇!速度好快!我要死啦~”

“他还算有点脑子,知道在旷野里背对狙击手是个什么下场。”

李瑞的声音略带不屑。

“你别光顾着bb啊!快上去嘲讽!你拦住敌人,我家里还有点事,先走了!”

没有理会小黄毛作妖,李瑞安静的隐匿在漆黑的草丛里。

就在吕德志靠近他十米范围的时候,忽然暴起!

“吼!”

野性尖叫!

旷野上平添一声惊雷,恐怖的声音即使十几公里外都清晰可闻。

一口鲜血从吕德志嘴里喷出,他万万没想到路上居然阴了一个人!

这年头警察都这么阴险的吗?

然而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李瑞的拳头就已经要锤到他脸上了。

体内的能量被不知名的力量干扰,根本无法运转,吕德志一个赖驴打滚躲开李瑞的拳头,同时甩出一个易拉罐大小的东西。

轰!

狂暴的铝热剂通过机关引爆,一瞬间整个旷野宛如白昼!

“啊啊!闪光弹!我的狗眼!我的狗眼瞎啦!”

耳麦里传来黄俊材的鬼叫,李瑞闭上眼睛,竭尽力的恢复视力。

撑过了可怕的沉默时间,吕德志毫不犹豫的朝着李瑞的方向一指!